快捷搜索:

牛大勇:如此评估,科学吗

  牛勇:这个评估,科学?

  系主任负责管理一个学术基层单位。至少基层酋长们不喜欢这些目前的评估。这不仅太麻烦,而且实际效果不明确。最近一年,我们收到了上级部门的六次评估。包括新老重点学科在两个评价中,本科教学评估,中外博士生培养质量评估,党建工作评估,学校师资评估等。作为基层领导,我们是否应该每年处理好这么多的评估,有时间去把握学科建设的实际情况呢?管理层和官员真的很喜欢评价,但是基层教师和学者不喜欢评价。这些评估对管理部门是绝对有用的,但学术发展,个别教师和团队建设有什么用处?我们真的看不清楚。因为这些评估的指标是非常有问题的。如果你看一下这些典型的评估指标:学术评估小组,列出专职教师人数,各级职称比例等等。这个指标是什么意思?比如65人的历史,那个历史大学80,你应该给谁更多的分?老师是否更好?教授比例越高越好?是否鼓励无限扩张?
也评估年龄结构。从30岁到60岁以上,我们列出了几个年级的人数。不好意思:哪位官员能解释一下哪种结构最好?每个年级的最佳比例是多少?年龄,年级,中学和高中职称,单位的数量有所不同,也解释了什么? 30位教授加25位副教授单位优于25位教授加28位副教授?用SSCI,HCI等指标评估研究结果,中国的人文科学将会造成多大的伤害呢?这等于鼓励大家用英文发表,我们不会在政治上划分任何东西从西方化的角度来看,我们只能说在中国文化的背景下,如道教,理性,性别,精神等等,还有很多需要学习的东西,概念和话语,中国的语境是什么,翻译的语境是什么我能准确地用英语表达吗?这样的例子很多,说中文的世界本身是非常大的,全球化也是一个多元化的过程,文科为什么要说英文为霸权呢?已经拿到国外的博士学位了,不想用英文写,老大师也是如此。至于CSSCI这样的中文“核心期刊”作为评价指标,从文献计量学的角度来看,图书馆选择订阅期刊有用。但是,在所谓的“引用率”和“影响因素”的基础上,衡量不同论文的学术水平是绝对不可靠的。例如,我们的老绅士,就是我们非常尊敬的一个,可能已经读到这篇文章,如果他对佛学与他的专业知识,如Tochariucao和梵文的传播过程中已经普及的问题写了一篇文章。但是,如果他写了一篇反映文革的文章,转会率一定比较高。历史上这么多年来,传播率最高,影响最大的文章,应该是都江堰中学历史老师在震中的史诗。就学术界而言,有争议的文章,甚至是荒谬的文章,都必须被高度引用。因此,文献计量学下的“核心期刊”指标无法衡量文章的知识深度和学术水平。又如,一所大学是高度尊重自然科学管理的量化指标,领导非常关注北大文科没有量化的统计数据,所以非常认真地在文科研究会上做了一些准备,引用一些数据来证明北大人文科学学院在过去几十年的SSCI指数排名世界第一。本文由1973年“人民日报”周培源撰写,批评“孔尔济”文章已经转载132次,至此北京大学所有文科文章的转换率都不是我认为他对时间的流逝可能不是很了解,他可以解释完全相反的情况,大家都知道周先生是物理湍流理论方面的专家,代表了我们的最高水平在这一领域的国家。但是,他没有研究儒家思想,这是在批评遴坏彪的竞选政治事务的文章。它不能代表北大文科的水平,并不代表他自己的水平可以说,我们量化指标服从的经理人非常认真地找到一个非常荒谬的例子,更荒谬的是以文科的财务评价为指标,一个单位100万元,另一个单位200万元,谁好,谁不好评论?如果有一种科学准确地分析“投入产出效益”的机制,资金数额在这个机制中是有用的。从科研水平和人才培养水平来看,投入相对较少的是最好的。不幸的是,没有人能拿出这样一个科学的评估机制。如果你只说谁更好,那就等于办学校办企业。所以这个指标是荒谬的。比在一定时期内谁能拿到更多的钱,花更多的钱,文科如此评价下来,会有什么结果呢?有医学评估指标,对于每年门诊量的统计是多少次旅行,平均每年住院次数多。这个指标的意义是什么?是鼓励病人好吗?应该说,一个医生每天看20个病人,一天100个病人看起来更好!如果你生病了,你在找什么样的医院?还有各种各样的奖项。问题是人们在评论谁?这个奖项有多好?涉及多少力量?同侪认同度有多高?我们注意到,一些最优秀的学者不喜欢报告奖励,也懒得写自我宣扬的声明。他们不愿意让一些人评论自己。你给他什么特别奖,一等奖,他不指望。给他二等奖,三等奖,他觉得很无聊。所以根本没有报道。这个奖励指标,单位之间的不可估量。我们需要评估研究生招生人数和毕业人数。招生更好?一个十几名研究生一年的老师好吗?毕业之后,没事吧,早点毕业吧?如果有单位有淘汰率,要推迟毕业写论文,写得不好的论文不会通过,应该在现在的考核指标下吃大亏!另一个极具争议的指标是在研究生院发表的论文数量。我们有些学校永远不会鼓励研究生上学。相反,他们会致力于研究和使你的博士论文非常困难。所有学科的情况都不一样,这方面也没有办法解决。各种艺术评估系统评估这些数据构成的评估结果是什么指导?我想大家都很清楚,不用多说。
我做了一些建设性的意见。首先是加强同行评议。例如,我们三个人是美国历史专家。如果你把中国的一些美国历史研究者评为尖端学者,会有一些分歧,但是,这些评价指标肯定会被更准确地评价。第二,代表我的代表。认为在重点学科审查中有一个很好的做法,那就是不要看数目,看看这个杰作。拿出你最有代表性的单位作品,够用了10个,我觉得这个很好。 >我认为对抗是必要的不同意见,从生物识别评估指标角度来看,只有一个论点是合理的,我不同意,刚才我的发言中,我在实际评估中列举了很多有问题的指标,喜欢听听那些相信计量学的同事谈论哪一个具体的计量指标是有利的,如果这些指标不能承受,那么这个评估系统有多可靠呢?提到一个建设性的意见。我们首先说北京大学历史系是我刚才引用的各级教育评估中的第一位。我不是在竞争中谈论失败者的身份,而是在评估制度问题上。根据这个制度,扩大准备不难吗?让我们有越来越多的老师中国文化研究的中国学者和中国读者不应该用英语来表达中国的学术思想吗?图书馆所需要的CSSCI是我们要打的标准吗?人文领军人才尽一切力量赚钱,做生意,然后让大家花更多更好?是不是拼命聘请博士生,然后希望他们早日毕业,才能最大限度地发挥数量学生和毕业生满足评估?这些评估指标有什么可以鼓励我们去做的?
建议,除了同行评议我说,除了评估杰作外,我认为应该尝试巩固并简化评估工作,如学科评估,重点学科评估,本科教学评估,研究生培养质量评估等,都无法完成?重点学科评估c应该放在一个主题评估上做。本科评估,也可以将研究生评估纳入主体评估。为什么要做很多次呢?这是因为教育部不同部门控制着不同的事情。重点学科由研究生部门经理,大学本科,高等教育部门,社科部门研究基地。所以,每个评估应该分开进行。像我们学校一样,每年“年休”,教育部,社会科学部,研究生院,人事部,国际部等部门都要向各位教师分别提供各种材料,你说累了吗?你能一起工作把刀子忘了吗?其次,一些观点应该真的改变。刚才很多人谈到官方的标准。不要以为你有权力分配一些钱,你可以评估它。你的钱从哪里来?这不是由劳动人民,包括我们的知识分子创造的吗?你把我们的钱这么点,那么点,回头给我们一点感觉,我们可以评价我们吗?为什么我们不能评价你?我们建议每三到五年就要评估一下基层单位,教师,劳动人民,看看你们所有的政府部门工作情况如何?因为你的衙门用我们的钱啊。对人才培养质量的评价,应该说“师生比例”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指标。淘汰率也是一个指标。如果招收的学生100%毕业,那可能是有问题的。而一点点出局率可能表明人才培养质量较好。在这部分招生中,申请者和录取比例也可以说明这个问题,就是这个学校或者这个品牌在国内外的吸引力有多大。另外,我非常喜欢匿名评论,因为这是一种能够把事情弄清楚的方法。还应该坚持“避免利益”的原则。比如说现在回顾张先生,张某出去喝茶,终于在投票的时候进来。你是会员,有投票权。轮到你评论你的亲戚了,你也躲开了一会儿。避免利益也包括我根本不参加陪审团。还有一个“避免权力”的原则。所有评估应该尽可能独立于权力的运作。我们也可以这样想:不是搞这么多的评估呢?中国现代学术建设至少有一百年的历史。长期评估,那么学术发展如何呢?在民国时期中央研究院当选院士,中华人民共和国早期的哲学社会科学中,哪一种是以量化指标评估为基础的呢?当时,选举越成功,非常重要的原因是回避的力量并没有做出任何量化的评估,是一个高层次的同行评议,评估的确是十个,世界上哪个国家的高等教育和学术带头人,如此积极地从事“评估行使“与我们一样吗?那么,是不是少做评估,学术能否蓬勃发展呢?
(北京大学历史系主任)本文是”完善学术评估机制研讨会“ 2009年2月21日中国社会科学院主办)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