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历史回眸:东方红一号首颗人造卫星上天(图)

  历史回顾:东方红首颗人造卫星神(图)

  “东方红”卫星围绕地球的轨道效应图。 (潘厚仁的地图)
潘厚仁
“东方红”卫星今天仍然独自一人在太空中飞行。大多数一直默默为这颗卫星做出贡献的人大都失踪了,但是历史已经记得他们了。多年以后,72岁的潘厚仁要记住过去的许多细节,作为“东方红一号”的研究参与者,那些尘封的历史从未消失,日期,日期和晚上,天气,人名,地名,文件图表,甚至一个人的声音,他都告诉他们昨天所发生的一切。
1970年4月24日,“东方红”号卫星在酒泉卫星中心成功发射,使得中国成为继苏,美,法,日之后的世界第五个成功发射卫星的国家。 1937年在江苏省苏州市中科院空间科学与应用研究中心研究员,参与了中国第一颗和第二颗人造卫星和卫星系列的规划和发展的总体设计,担任“东方红”卫星总体设计队副队长;在中国科学院退休前为“太空科学与应用总论”副主任和“载人航天工程应用系统”副指挥。现在住在北京。 1957年10月苏联成功发射第一颗人造卫星,震惊世界。中科院邀请苏联天文学委员会,组织南京,北京,上海,昆明等地观测卫星。 10月13日,钱学森,赵九章等着名科学家在中国科学院的论坛上建议,中国应开展人造卫星研究工作。 1958年5月17日,毛泽东主席在八届二中全会上指出:“我们也要制造卫星”。同年10月,中国科学院秘密成立了一个专门从事卫星和火箭研究的机构,代号为“581”组,这意味着58年的第一个重大任务。钱学森任组长,赵九章任副组长。潘厚仁此时仍在南京大学天文系。苏联的卫星神,中国也掀起了一股热潮,高校也开展了卫星研究。原来,与卫星无关的天文系,在学校建议通过火箭发射探测设备进入太空观测空间环境之后,开始研究和测量卫星的轨道。不过,他不打算在未来从事卫星发展。 8月第二年,毕业的潘厚仁分配到中国科学院从事卫星进入“581”组。他的第一反应是“不想走”。 “我学会了天文学,这颗卫星和我的专业无关。”尽管有情绪,在“听取祖国的号召”的时代,潘厚仁并没有想太多,背着几件行李离开故乡来到北京,加入了最高机密的“581”组。 “外界没什么可说的,家里的同学也说不清楚,什么信箱都是代号,而他的家人只能说在中国科学院上班,笔记本就得交上去了。潘秘密生活在北京西苑一幢破旧的三层建筑中,破败的小楼是“581”组的遗址,“东方红一号”也是从这里飞来的。 1959年后,中国科学研究的战略性调整,集中在探空火箭,原子弹,氢弹发展,卫星发展进度缓慢,但仍作了大量的研究卫星相关设备;大型振动台,冲击台,地面气候模拟试验室,噪声模拟室,直径6米离心机,直径2米高的高真空罐等空间环境模拟试验设备,探空火箭箭及小型卫星星环模具检测,尤其是高真空罐,可模拟卫星在轨道运行环境中的冷热黑辐射环境。“另外,北京,上海嘉定,太谷三座三座科学仪器厂,承担卫星无线电设备的加工和生产。这三家工厂已成为卫星主体加工生产,主要工厂组装检测。 1964年10月,卫星倡导者之一的赵九章前往西北基地参加“东风二号”导弹发射试验。在充分了解情况后,他觉得从发射车的角度来看,卫星项目提上议事日程。在12月的全国人大会议上,他写信给周恩来,建议国家尽快制定卫星发射计划,使导弹瞄准和卫星发射相结合,可以达到双倍的目标同时钱学森也提出了在国家计划中尽快纳入卫星的建议,赵先生的文字写得很好,原文仍然保存在档案中。 “潘厚仁认为这封信是”东方红一号“卫星的重要转折点,周总理很高兴看到赵九章的提议。在会议期间找到了赵肇果,希望他能在会后尽快提出一个实际的报告。 1965年1月,赵九章等人就具体提案写了一份报告。经批准后,卫星研发进入正式轨道。潘厚仁1965年4月22日晚清楚地记起了这一天。赵九章叫我到他家,家人住在中关村。至于数学主任,赵兆志也很兴奋。赵九章很兴奋,拿出一本小书说周总理指示我们提出一个计划。我们自1958年以来一直在等待。他问管昭直,卫星是几米大,飞得这么高,看不到,怎么抓住它。关元组织技术人员的主任马上开始处理问题。 “第二天晚上,潘厚仁和另外两位专家何正华和胡启正组成卫星整体小组,随后,轨道小组和地面设备小组陆续建立,和中国科学院所有的研究所都被动员起来,尽全力发展卫星。人生最长的会议 - 卫星研发进入快车道,三天一夜,十天内想出了第一个人造卫星和计划生育方案。“三幅图,一张表,卫星的形状,卫星结构的布局,卫星的轨迹,表是卫星设备。 “中国科学院向中央报告说:”潘厚仁说,在初步规划完成之后,卫星命名是一件大事,计划画卫星架的何正华,该卫星应命名为“东方红一号”。我们都同意这个建议。没有人反对。所以他最初要求这个方案,后来被中央政府批准了。据研究估计,该卫星预计将于1970年发射。同年7月,中国科学院向中央政府报告了“关于制定中国人造卫星计划的提案”的提案,经过批准中国人造卫星工作正式启动,编码为“651任务”。 “这也是一个绝密的使命。因为赵先生给周恩来的信提出了一个1965年1月的时间卫星,所谓的“651任务”。“经过两个月的准备,中国科学院委托国防科工委于10月20日至11月30日期间与全国各有关单位举办了“651会议”。会上,全面展示了中国第一颗“东方红一号”卫星计划,实现目标归结为12个字“在路上,抓,听,看”。
“将在友谊宾馆开业的很多单位都有参加,中科院,国防科委,总参谋部,七机十大单位,专家数百人来回三次我们整个团体的人都走了。没想到开始那么久了,没有设定结束时间,白天开会,晚上示威,已经开了42天,这是我见过的最长的一次会议。“潘厚仁说过。会议开幕后,中央立即成立了“651”设计院和“701”厅。前者负责卫星本体的设计和开发和总体协调;后者负责地面跟踪站的整体设计和施工。卫星体,子系统,地面站等的选择工作全面展开,此外,还在全国各地安排了近200个试点和试点项目,从子系统到小型元件不等,“东方红”卫星工程工作全面展开。卫星加“围裙”正当卫星在1966年顺利发展的时候,“文革”爆发了,“东方红”主张,“651”卫星设计院长赵九章被殴打下。 1968年10月,他自己受不了屈辱药物。为了保证卫星研制的顺利进行,中央政府决定对中国科学院实行军事管理。近乎停滞的卫星的发展将会有某种形式的保护。中央政府即将动员力量成立新机构,专注于卫星。
中国科学院“651”卫星设计研究院,自动化所,力学所,北京科学仪器厂等几十家科研院所属于七机一体的骨干组成,中国空间技术研究院学森院长“整体集团重组,我是一个留下来的人,搞天文轨道,让我当副组长,沉贞瑾当领导。潘厚仁回忆。没有卫星的经验可以参考,问题随之而来。钱学森研究所办公楼二楼潘厚仁五楼,深夜一次,潘厚仁钱学森三人下来,问道:“卫星天空到底在哪里?看不到“潘厚仁回答说:”星星的直径1米,相当于7星和其他星星,在天气情况下,光线好,人眼只能看到最大的6等明星,也就是看不到7星的基本情况,“无形”成了一个大问题,科学家终于在火箭上找到了一条路,为了让大家看到,后来在火箭的最后一级加上了一个由“围裙”制成的特殊材料,卫星上升,末级火箭脱离,“围裙”支撑数十米大的区域反射太阳的光线,而卫星的轨道几乎与卫星的轨道很容易看清,所以当时我们用肉眼看到的是最后一个带有停机坪的火箭,而不是卫星本身。 “通过测量无线电频率来解决”可见“的问题,”听到“这个问题也让科学家们想到了一切,直到今天,再也无法确定谁是第一个在卫星上播放“东方红”歌曲,但播放“东方红”的重要性不亚于卫星本身的重要性。钱学森问潘厚仁等人al:“当卫星绕地球旋转时,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的人们可以用普通的收音机收听吗?”潘厚仁接管了这个问题,花了三个月的时间解决问题,在物质匮乏的时代,他不知道广播是在国外使用的,有了介绍信,他借用了世界上最先进的最先进的无线电收音机之一,进入国家仓库,没有一个在中国市场。当天最新的口袋收音机,就像烟盒一样大,经过测试。“在lendi之后在测量各种类型的无线电时,他测量了各种无线电的灵敏度,然后估计卫星需要发射多少功率。后来他发现,如果收到普通的收音机,卫星装上发射机后卫星的重量就会超过1吨。这对于当时火箭的携带能力是不可行的。与地面站的广播,这是一个现实的做法,因此,在卫星发射后,全中国人接收到的信号无线电卫星信号从地面跟踪站转发1968年初,“东方红”发现,早期的卫星原型发展已经完成,经过样本之类的事情,卫星为天堂,研究所二楼的卫星外观和发射基本相同,直径1米,铝合金表面72颗,闪闪发光,“内脏”基本到位。任望着这个收集了众多科学研究人员努力的金属球体,心中充满了情感。1969年以后,潘厚仁由中国空间技术研究院下属的一个研究所搬迁到陕西,继续发展卫星e直到1979年他在北京回到中国科学院。1970年4月24日,“东方红一号”在甘肃省酒泉卫星发射中心成功飞行。潘厚仁当天在陕西省的一个山沟里,通过无线电收到了卫星的“东方红”音乐。在这一天,他非常高兴和冷静。他知道卫星肯定能成功发射。太多科学家把自己的生命能量和生命献给卫星。由于化学电池的使用寿命有限,“东方红一号”的设计工作寿命为两周,飞行一个月后在空间中与地面失去联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