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科学与民主对国家发展有永恒意义

  科学与民主对我国的发展具有永恒的意义

  杨兴科介绍自己在山西农村长大。从小学到高中,他完全不知道科学是什么,也不知道“科学与民主”。高中1972年高中时,学校安排了一位非常有名的教师教学,学术更扎实,掌握了一些知识。但进入第二年的中国掀起了“批孔批”运动。随后,教育部大力推广张铁生的“发人深省的答卷”,这一代杨兴科在他一生中比较重要的学习阶段基本赶上了政治运动,高中毕业后,杨兴科成了回国青年,回到村里,非常受领导干部的关注,毕竟村里年轻而知识渊博,在他的家乡中国农村,杨兴科开始耕种,很快就被任命为青年突击队队长,一年中,全村棉花,小麦受到病虫害袭击,各村开展病虫害防治活动,部分村庄在有经验的农民的指导下,在病虫害防治方面取得了一定成效但杨兴科所生的村庄并没有受到害虫管理和病虫害防治的基本知识的熏陶,他的年轻的突击队队长遭到村委书记的严厉谴责。杨兴科带着年轻人的积极性,活力和顽强拼搏精神,为了消灭害虫,有一天中午单独在田间喷洒农药,结果害虫没有被消灭,而是毒药中毒,醒来屡屡受挫之后,杨兴科强烈要求了解作物病虫害的防治情况,虽然当时他每天挣0.5元工分,为了掌握防虫知识,他下定决心花1.6元往返县城,他搜查了所有的书店,却没有找到他想买的书,很郁闷,1977年,当时的杨文科是本土文科在高考志愿者填补高考志愿者的同时,他选择了在高考志愿者中学习管理有害生物,当年在全县科学考试中排名第14位,收到录取通知书后,离家出走告诉老书记,“我必须治好虫子”。进入大学的杨兴科随着知识的提高和视野的扩大,认识到病虫害防治实际上需要学习许多方面的知识体系,农药和药理学。毕业后,他走上了昆虫研究之路,继续他的研究生学习。毕业后,他来到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不久,领导希望他担任研究主任,他不情愿。他认为,行政官员浪费时间,花费大量时间研究,没有控制害虫的欲望,痛苦中流下了眼泪。但是,领导们认为,既然是党员,就应该跟着组织的部署。于是,他开始从事行政工作。这些年来,他一直在做行政工作,继续他的专业学习,直到现在。所以,他不可能休息一下,对他来说,即使平日拿下一个小时的研究时间也是非常奢侈的。 \\ u0026他说:“我今年五十一岁,很难和那些长期从事研究的人比较,但我还是不想放弃。” \\ u0026他深深地感到,每个人都很难追求科学。对他而言,在他的青春时期,追求科学只是一个生命或生产的问题。他从来没有意识到科学与救国的关系,但他仍然毫不犹豫地追求。学术环境严重受到污染杨兴科认为,五四运动倡导科学民主,希望科学民主为中国带来繁荣,为国家做强做强,为古代中国带来新的气氛。新中国成立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国家为科学发展创造了很好的条件,很少有人看好现有的好的条件。特别是年轻人发现很难认识到他们所得到的来之不易的机会和条件。这主要体现在几个方面。首先,对年轻人来说,搞科学需要奉献。这体现在年轻人能够坚持下去的实际科学活动中,不管他们能够一生追求,发现,而且无后悔。有多少年轻人意识到这一点? \\ u0026其次,在学术界,科技界浮现的,有害的,深远的影响是严重的环境污染。这种污染危害了一批从事认真科学活动的人。它被认为是科学悲剧,需要学者认真思考,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像南韩这样的“洗脑”事件,给了机会主义更多的提示,把过去的腐败行为统治更多的潜在的短期行为变为长期行为。学术腐败正在蔓延到深处。这对科学的发展是一种致命的危险。 \\ u0026在我国,研究项目和过程管理,很多细节都是在人为操作,系统没用。在制度上,目的是制约不规范的行为,往往在“非案件”的处理下,让罪犯逃避应有的惩罚,实际治理只有诚实的人。比如最近出现的科学伦理剽窃,发现后处罚很轻。如果处罚很严厉,违法者通常是谨慎的。轻浮使犯罪成本低,促使更多的人冒险不冒险。 \\ u0026第三,关于学科发展,“裙带关系”现在已经出现,必须给予应有的重视。五四运动在九十年的发展过程中,有时追求科学与民主。有时它会朝相反的方向移动。这是领导层不应该也不能回避的病态。因此,网上出现的各种批评需要领导的关注。第四,关于科研管理,功利色彩是严重的。管理科学研究能力的评价能够衡量金额,非常不科学。目前,科学界出现了两个极端的现象:一是成就突出,一定能够提供大量的资金支持;另一方面擅长公共关系,也可以获得大量的科研经费。这是科技的腐败。实际上,一个国家的科学发展需要一支纯粹的科技队伍。杨兴科最后说,国家提出了科学发展观,就是尊重科学规律,依法行事。这是社会政治文明进步的标志。科学发展首先要公平公正,否则会违背科学发展规律。五四运动提出的科学民主,对于促进国家的发展具有永久的意义。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