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科学时报:且看周祖德校长对博士生的“严格要

  科学时报:看周祖德博士生校长“严格要求”

  科学时报:请看周祖德院士对博士生“严格要求”
武汉大学校长周祖德抄袭事件发表后,舆论似乎转瞬即逝,沉默无语,被归档为中文高端学术腐败“零待遇”。 “零”值得一提,但必须分清是非!剽窃事件披露后,周祖德不仅一再公开声称自己“事前并不知悉剽窃文章的存在”,而是告诉记者,他讨厌学术造假的憎恨,并重复他的“严格要求”在他的学生。这篇剽窃文章的创始人谢明,是周祖德指导的博士生,由于他的实践能力,乐观而且正在上学。然而,谢明不仅大胆剽窃了外国学者的论文,而且还把周居德,谢明的学术论文公开提交给学术会议,即使被“关官“学校的教授,仍然拒绝撤稿,最后被组委会剽窃,剽窃揭发后,周总理表示震惊,严重批评谢明,要求他作深刻的检查。是“严肃批评”还是“深入检查”?今年8月中旬,在公开披露这一剽窃案后,针对越来越多的批评批评,谢明一方面主动请来了媒体。 “我希望通过媒体,向导师表示最诚挚的歉意,希望他们不会影响导师参与院士选举”,与周总理的“无知论”强力配合,另一方面抽象地承认“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做了一个愚蠢的天真的事情,非常内疚”。同时,他激怒了记者,在互联网上发表了“严格的确认”,否认他公然剽窃:“所谓学术剽窃是指盗窃他人的文章及其名称之后正式出版的一种不当行为,我只是提供智利学者的文章作为他自己的研究参考,更名后没有正式公布这篇资料文章,而事实是我没有正式发表这篇文章,在我的博士论文中博士论文没有承认这三次会议文章作为我发表的文章的参考,这怎么可以形容为抄袭? “这种无稽之谈,甚至连小学生也无法愚弄,即使在媒体上多次大声宣讲,可以看出,周总理的”严格要求“确实含有社会共识的相反意思,但不仅如此,周副校长不要阻止他的学生走出诡辩诡辩,反而给了他一个公开的声援。在接受“中国青年报”和新华社采访时,周祖德认为,通知明确指出,会议注册费包括光盘版本的出版费,谢明没有缴纳注册费,应该视为放弃论文。周祖德说:“因为在我和谢明的官方散文中没有散文,所以对智利没有伤害学者“。很显然,会议组委会通知周总裁抄袭抄袭,谢明周前发出电子邮件撤回指令,如何成为”自动gi已经“?更荒谬的是,这次剽窃论文的提交不但被会议所接受,而且还被纳入了会议光盘论文的会议录中,但更重要的是,如果不是剽窃,论文将会在会议上收到好的论文奖(A等6),推荐出版国内顶级专业期刊。请问,如何构成原创作者的伤害?根据学校的声明,事件发生后抄袭,谢明一直是学校的“严肃处理”,内容是“不接受学位的年份申明,推迟了半年再接受“谢明今年6月已通过论文答辩,将获得博士学位,但周祖德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他(谢明博士)已经完成了防御但我要求他再做一年的时间,在国际期刊上发表论文。“谢明还告诉记者:”去年年初,我已经具备了医生的防卫能力,但是,我觉得我的实验很好,但是我没有想到更高的学位论文,我同意。“这就意味着抄袭事件的上半年周总裁对谢明“申请延期学位”做了“惩罚”,“惩罚期”比学校公布的要长六个月事发后!其实,所谓“学校认真处理”只是周祖德治“学校”做人时可以流传下来的问责。对人情的“待遇”,意味着学校不但不主动宣传社会上的学术丑闻,而且在“中国青年报”之前也曾披露过自己的内部师生不知情。如果周董总统以“严格保护”取代“严格要求”,也许只能排除对公众的怀疑。据周祖德自己的信息向记者透露:“在收到录取通知书后,谢明杂文寄给导师周祖德,希望得到会议注册费的支持。周祖德将转交给负责审计的专责小组两位方敏民教授“。这就是说,对于谢明的这篇剽窃文章,周祖德不仅在事件发生前就知道了”配药的过程“,而且也同意了”第一作者“的签名。正因为如此,学生周校长的“原则性”严格要求不得不“严格保护”谢明,在披露此次抄袭事件之后,面对公众的批评,周祖德,谢明和“学校在周总统统治下的武汉理工大学“一边”利用一切机会向公众宣传抄袭论文被曝光。与周祖德院士争夺中国科学院“无意”周祖德告诉记者:“伤害我是伤心”,但真正伤害周祖德的是他自己的严重失职行为和学术不端行为,进一步加重了伤害事件发生后,他后悔自己缺乏自我
“科学时报”(2009-8-18 B1大学周)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