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科学时报:问效科学基金资助与管理绩效国际评

  科学时报:国际科学基金资助和管理绩效评估

  科学研究离不开评估。科技管理离不开同样的评价。作为国家财政的重要投入,科学基金的资金对公众负责,主动接受公众的监督。自从中国科学技术部门成立以来,国际科学基金组织和国际科学技术评估委员会对我国人民的评估活动进行了大规模的评估,科学时报“记者采访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主任陈一宇,财政部副部长张少春等两位领导小组的领导,从1986年到2010年,年度经费为从8000万元划拨到80多亿元,作为中国科技体制改革的重要产物,经过25年的运行,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已成为我国的基础之一研究资金渠道也成为国家创新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科学基金会在整个科学界享有广泛的赞誉。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中​​国科学技术协会理事长,中科院院士韩启德指出,科学基金对我国科技界的重要价值在于通过引入以同行评议为核心的科学基金制度,以社区为主导,完善科技资源配置方向,目的和准确性。目前,国家对公共财政支出绩效评估越来越重视,强调对政府绩效的评估和管理,越来越重视社会监督和公众问责。作为国家财政在基础研究领域的重要投入,在财政部要求公共科技经费实绩评估的背景下,委员会提出全面评估25年来科学经费和科学管理绩效基金通过国际评估进行性评估,系统评估。这无疑是提高自身信誉和影响力的重要举措。此外,回顾和总结科学基金的进程,在一定程度上是对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科技发展史的回顾。绩效考核是科学基金发展的内在要求
近日,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和财政部联合召开的科学基金和国际管理绩效考核将在北京启动。标志着我国首次对科学基金成立以来参照国际经验总体表现进行了回顾,也是中国首次对国际上大规模的财政科技经费实施情况进行评估支持管理活动正式实施。张少春指出,基础研究主要集中在国家财政支持上。因此,加强基础研究绩效评估是实施政府绩效管理的重要环节。科学基金会和国际管理绩效评估,这两个体系都是过去25年来对基金的工作进行总结和梳理,同时也为今后如何更好地发挥科学基金基础研究和创新人才培养的作用,重要的创新管理运动,通过系统全面的评估,总结经验,发现问题,提出改进意见和建议,进一步增强科学基金的战略地位,提高管理水平,发挥其作用陈毅宇说:“目前中国的基础研究正处于由大规模向质量延伸过渡的重要阶段,今天的科学基金规模越来越大,前所未有的创新与科技创新在科学发展的新阶段,面对新的国际环境,新的机遇和科学基金在绩效考核中的内在需求日益突出。 “值得注意的是,这次国际评估的对象是科学基金的资助和管理活动,它不是一个针对项目的评估,而是对科学基金资助和管理活动的综合评估。具体内容如下:从国际视野,从战略定位,财政援助绩效,管理绩效和社会影响四个方面,对科学基金资助管理活动绩效进行全面系统的评估, (1986〜2010)。“我们希望通过从历史维度来评估科学基金会的突出作用和成功经验的全面总结,从发展的角度重新审视其在国家创新体系中的战略定位,客观评估科学基金管理运行的方向和发展速度,不断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的科学基金制度,永葆科学基金制度的活力,不断提高管理水平和资金效益,全面提升科学经费管理和管理能力。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面向“十二五”规划,客观评估科学基金的优势,劣势和挑战,进一步发展和完善科学基金制度明确重点,不断提高水平管理和福利融资。陈义瑜还强调:“我们也希望通过评估,继续加深政府部门,科技界和全社会对科学基金工作的认识和判断力,使科学基金能够更好地反映今后的国家战略,推动科学基金未来的发展;同时更好地落实科学基金的战略定位,体现分化基金“一锅金”,“第一面包”的基础效应。张少春还指出,在国家创新体系中,广泛参与大面积组织实施国际科学界评估可能性,建立科学技术绩效观念管理部门和研究机构,指导科技评估活动,提高科技水平逻辑资金管理;向社会公开国家科学研究成果,提高公众对科学研究的关注和支持,切实推动中国科学研究事业的发展和创新能力。基于规则的评估模型
评估模型基于规则的评估模型基于规则的评估模型基于研究的基础研究目标是灵活而困难的对于基础研究成果的评价主要是社会评价,但社会评价指标还不成熟,张少春说,因此,张少春对此评价提出了具体要求:一要妥善处理好评估指标设计的效率和效果(效率的重点在于成本的计算,其效果的重点在于考虑投资是否值得),避免短期,误导的指标;二是组织专家的过程中,应该有明确的指导方针,参与评估的专家必须考虑到其学术和独立性; Thi在设计绩效评价指标中,还是在绩效考核过程中,都要注重与人力资源相关的目标,如发现科研人员,培养角色;四是注重历史与现实的结合,主要是二十五年,科技体制和环境发生了巨大变化。在评估计划的设计中,我们必须考虑这个因素。第五,要从本国国情出发,不能简单地仿照国际方法。同时要注意加强与国际专家的沟通协调,使国际专家充分了解我国的实际情况,使意见更加切合实际。为了建立符合基础研究规律的评估模式,评估组进行了两年的筹备工作,开展了大规模的国际研究和国内研讨。代表团访问了美国,德国和日本的科学组织,以全面了解国家科学基金会,德国的DFG和日本的JSPS的国际评估实践。代表团重点介绍了开展国际评估的法律和政策背景,评估目标和方法,评估组织和程序,评估结果及其使用,评估结果和问题等,为科学的绩效评估提供了有益的参考资助项目设计,组织实施,并通过评估活动为推动科学基金的发展提供思路。座谈会多次召开专家咨询会,为科学基金绩效评估奠定了理论基础。对于一个25年的时间跨度的全面评估,巨额资金体是要成功的,除了要充分借鉴国际上的成功范例外,还必须结合具体实践中国的科学基金制度。由于各国科学基金有自己的立场和特点,组织模式的绩效评估也被确定为“国内筹备+国际评估”,国家筹备是指国家科学技术评估中心作为独立的专业科学技术评估机构负责设计总体评估方案,并负责组织评估活动的实施,在基金委的配合下负责评估所需材料的准备工作;国际评估是指评估方式根据国内准备资料,结合国内研究和国际比较,聘请国际评估专家组成的专家小组,对国家科学基金会25年的资助和管理总体表现进行评估。国际专家委员会评估阵容美国总统美国科学院院士,美国科学院院士迪克·扎尔,韩启德(DFG)前任德国科学基金会主席,欧洲研究理事会前任主席温纳克等着名科学家和科技领军人物为包括在内。从2010年2月初至2011年12月底,评估计划包括四个阶段,即启动阶段,国内和国际评估阶段的准备阶段,报告和汇总阶段,涵盖12评估步骤。评估是基于循证评估的。为此,通过组织大型访谈,专题研讨会,实地调研和问卷调查以及典型案例的收集和分析,必须获得有效的证据。这些活动将涉及科学基金各类资助项目负责人,大学和科研院所科研经理研究所,国内战略科学家,其他资助机构,委员会现任和历任高级领导以及基金管理委员会国际评估范围广泛的主题覆盖范围内,只有组织问卷调查设计了6套,发行数万册。陈义余说:“在这次评估中,基金委是主题评估专家是评估的主要活动。我们要纠正头脑,理顺立场,认真评价专家的立场,在提出评价意见,形成评价结论时,要认真尊重专家的独立判断,从不同的角度,很自然,我们在一些问题上应该有不同的看法,应该能够经得起批评和反思。“张少春指出,从科学研究绩效评估的角度来看,这个国际评估扩大了评估范围和改进评估方法,对未来科研绩效评估的发展将起到示范和推动作用。中国科学研究的绩效评估始于20世纪90年代,但主要集中在如何看待科学研究的成果,如何建立绩效评估的指标,这种绩效评估主要集中在评估资金和管理绩效。从提高管理水平的角度出发,对于科学基金,张少春认为这样做既达到了“中央管理”的目的,这是一个“闭环变更管理”的审查和绩效管理的项目,也是积极探索评估对现有方法进行改进,力求从不同的角度构建科学的绩效考核评价体系,在推动我国科技管理部门和科研院所教育和文化事业社会各项事业绩效评估中发挥了示范作用。
提供足够可靠的证据给
典型案例将成为国际评估最重要证据来源的典型案例,这一案件将直接影响国际专家评估科学基金会判决表现的数量和质量。因此,必须详细规划案件细节,案件数量和案件真实性。由于大部分基础研究项目是知识积累,只有少数项目会有重大突破,基础研究的整体成果表现主要体现在这些重大的科学突破。因此,在对基础科学研究经费的基金绩效进行评估时,我们采用推理抽样,选择优秀案例作为评估依据。陈毅宇说:“这符合国际惯例,我们所要做的就是确保国际专家委员会的判断和结论将建立在可靠和可靠的证据基础上。” “总结分析,要切实尊重基础研究,创新成长管理法律和人才规律的发展规律。陈一宇进一步强调。一,要准确把握基础研究的功能,全面认识基础研究的表现,避免过分强调基础研究的“物化”功能,忽视其教育文化功能,要充分反映原科学基金会培育创新能力,支持国家需求,培养创新人才,促进科学综合绩效等方面。其次,要准确把握基础研究的基本特点,同时注重财务成果和其他直接产出,更要重视产生这些成果的制度和环境;以同行评议为核心的管理运行机制着眼于实行科学的基金管理模式,客观分析创建科学基金鼓励探索,宽容与失败,有利于科学家致力于研究发展环境。再次,准确把握科学基础是致力于确保学科专业可持续发展的平衡协调,注重科学研究资助基金,改善学科布局,鼓励跨学科,学科新的增长点,促进新学科发展等方面的表现。最后,要准确把握科学基金的贡献。许多创新案例是科学基金会和国家重大科技计划长期共同支持的结果。科学基金会最突出的影响和贡献是稳定中国从事基础研究的合格人才队伍。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