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科研仪器过度依赖进口拖了创新后腿

  过分依赖进口科学研究手段拖后腿

  科技日报\\ 2010年3月10日星期一
本报记者操作:两会话题追踪
“两会”去年“大型科研仪器设备难分”已成为热门话题记者今天跟踪采访记者,另一个相关问题也令人深思:中国年度万亿在研究固定资产投资中,有60%是用进口设备进口;有些高端设备依赖进口100%,政协委员担心过度依赖进口科研手段拖后腿“,我们的TD-SCDMA技术发展很好但是有很多技术上的限制,其中一个重要的方面是我们测试的仪器。没有先进的检测设备,技术和质量难以保证。“在今天的全国政协全国政协会议上,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娄勤俭出席会议,呼应朱星关于加强R本研究以国内科学仪器为例,北京大学物理学院朱星教授从他的讲话中发表了一篇关于国内科学仪器现状的研究报告,据调查,60%的中国万亿元人民币投资科研固定资产用于进口设备。部分地区100%的高端仪器依靠进口,进口仪器总量每年达数十亿美元。速度提高30%。 “二十年来,中国在重大先进仪器创新方面逐渐丧失了国际竞争力,在大部分先进设备领域的竞争中仍处于劣势,重要的科学仪器和设备严重依赖国外技术。朱星颇为担忧,“我国与发达国家在科学研究和制造手段方面的差距并没有缩小,反而逐渐拉大,对外依存度逐年提高。科学技术部副部长​​刘艳华还指出,中国人购买科研设备的热潮不知道有多少外国公司被挽救了。由于国外对科研设备的高度依赖,中国科学研究存在着严重的“空洞化”现象,这是因为我们所做的大部分研究都是跟踪和模仿他人。这些研究中使用的仪器可以从国外购买,而不需要精心制作和定制的仪器,所以没有人做。“对于这个问题,政协委员这样认为。朱星认为,“这种现象出现的原因,一是现行科学技术评估体系着眼于快速跟踪国际发展的前沿,致力于系统仪器研究人员在科技论文中的贡献,引用率和奖励还没有得到充分的认可。“朱星说,由于学术环境的快速成功,很少有人愿意坐在冷板凳上表现出低度的工作,很多单位的原始设备开发人员,配套人员不复存在。另外,近年来研究经费的快速增长,给研究人员更多的资金购买了以前难以想象的昂贵的科研仪器,客观上影响了从事仪器研发的研究人员的积极性。朱星认为,这实际上是一把双刃剑,它虽然锻炼了国内装备队的队伍,但也导致了对大型国际装置项目的依赖,不利于自主知识产权工具的发展。 “我们必须认识到,现代科学技术的重大突破,越来越依赖先进的科学仪器,掌握最先进的科学仪器控制下的科学技术发展的主动权”。朱星说。
“我与纳米光学研究和扫描隧道显微镜(STM)的发明有密切的联系。”他开发了STM开辟了纳米技术的新领域,例如,1986年的诺贝尔物理学奖被授予了在瑞士IBM实验室工作的科学家,并授予科学界奖:为什么这个实验观察基于仅仅是在量子力学的基础上,一个科学的获奖者在推出五年之后呢? “由于这项工作的核心,STM的发明使得科学家能够利用纳米级探针”直接“看到物体表面上的单个原子,并将人类的视野扩大到单个原子, 20多年来,意法半导体开辟了纳米技术研究的新领域,成为纳米显微学最关键的表征手段。“朱说:”事实上,诺贝尔奖已经算在内,十名科学家获得了新的奖项技术,新方法,新手段“,因此加强自主研发和科学仪器产业化的能力,是提高自主创新能力,建设创新型国家的必然选择,特别是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已经把纳米技术研究的前沿部署作为关键的基础研究和前沿技术研究在这些领域中,必须开发先进的科学仪器来支持它。“朱星说。他认为,为了提高我们科研仪器研发的资金能力,我们应该设立专门的仪器,研究和开发各个部门和不同层次的创新仪器。我们还应该澄清在一定时期内重点资助领域的主要资助方向。关键部分要把关键技术再转向整体发展,直至整合创新,形成独特而有竞争力的科学装备产业。 “我希望能够在”十二五“规划中落实这个政策。”他还表示,科学技术应改进评估体系,营造良好的科学仪器发展氛围,支持和鼓励科研人员从事具有长期影响的创新科学仪器和设备并建立一个孤独的研发小组,确保我国某些重点领域的仪器创新现状。 (北京时间3月7日电)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