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周其凤:中国研究型大学应对金融危机的策略

  周奇峰:中国研究型大学应对金融危机的策略

  自2007年美国次贷危机爆发以来,两年来金融危机的深度和广度不断扩大。尽管各国纷纷出台“救市措施”,推出经济刺激计划,金融危机迅速蔓延到实体经济。目前,从全球来看,全面经济复苏的迹象依然很少。尽管在这场危机中对中国金融体系的影响有限,但中国实体经济仍面临巨大的冲击,中国的高等教育也不可避免地受到金融危机的影响。这些影响主要在以下几个方面。首先,金融高等教育的增长预计将大幅下降。二是非财政性高等教育经费增长停滞。其表现:一是难以增加学费收入。近年来,中国高校的学费保持不变,招生进入缓慢发展阶段。受金融危机影响,部分学生家庭经济压力加大,高校总学费不能(也不应该)进一步提高。其次,社会捐赠和社会力量对办学投入少。以北大为例。在非财务收入方面,北大今年的社会捐赠收入可能比前两年有所下降,与北大签订捐赠协议的几家单位也因金融危机而申请延期,同时,金融危机对高校的资金储备也有很大的影响。由于中国股市低迷,高校获得高收益基金业务难度较大,有的甚至出现负增长。第三,中国政府投入的4万亿元人民币救助没有使高等教育受益。因为一方面,教育,卫生,文化等社会事业的救助投入只占了4%左右;另一方面,教育投入也主要用于西部基础教育,高等教育基本没有经费。第四,金融危机对大学毕业生的就业产生了负面影响。金融危机使得外资企业和中小企业的经营困难,劳动力市场的就业机会明显减少。中国政府今年宣布的初步就业率降至68%。 2009年,中国大学毕业生达到6.11亿人。就业率达到68%意味着有多达200万毕业生毕业后没有就业。金融危机绝非抵御风险能力不足应该说,尽管金融危机普遍影响蔓延到世界,但是它对不同国家和地区的冲击不同的行业和不一样。由于经济发展和国家财政收入相对稳定,整个中国高等教育机构并没有受到特别严重的影响。但必须明确的是,我们受危机的影响较小,决不能抵挡或管理风险。像我们的金融体系一样,可能仅仅是因为它的发展水平和开放水平相对较低。正如中国古代的经文所教导的,“人们无后顾之忧,一定要担心。”作为高等教育的管理者,在危机时刻应该更加警惕,以危机为警示,甚至以危机为师,深入思考我们在高等教育中面临的使命,问题和策略。为了应对危机,一些受到最严重打击的同行为我们树立了榜样。在美国的哈佛和耶鲁,他们的投资回报率已经成为校本和资本支出最重要的来源之一。在金融危机中,两所大学的资金急剧缩水,学校面临财政困难。针对这些困难,采取了一系列积极措施,例如暂停部分基建项目,减少人员配置,加强集中采购。更值得一提的是,他们对危机的回应反映了优秀高校的使命和社会责任。例如,尽管经费有限,为哈佛大学提供的学生经费依然没有减少,为教学活动和研究项目提供的资金最能体现大学不可替代的功能和历史使命。这种对待危机的态度,思想和措施,无疑值得中国高等教育学习和借鉴。
中国大学还应该继续建设核心竞争力作为中国研究型大学的代表在金融危机的影响下,金融危机还在北大,还是进一步说经济大学周期也考虑影响和应对策略。首先,金融危机告诉我们,大学应该有长远的规划和发展战略。高校的长远规划和发展战略应该以高校的历史使命,文化价值和基本价值观为指导。大学的使命首先是为人类的知识贡献,为人类服务,也就是以科学研究和生产教学为中心,以知识和知识为中心。其次,探索和坚持人类的普世价值观,如中国的“古典”大学“在明德,在人民中,在最好的情况下”,特别是在困难和危机时期,大学要牢记使命,坚持自己的价值观,不动摇;其次,在制定长远规划和发展战略的过程中,大学要考察经济和社会的变化,包括经济的一般规律循环及其发展演变,制定风险规避,处理原则和策略等措施,使大学在稳定发展的过程中采取防范措施,认真开展资源储备,建立信息预警机制,体现在长远规划和发展战略中;第三,制定这样的长远规划和发展战略以上将不可避免地要求大学保持一定的制度灵活性。首先,大学要把重点放在贯彻核心使命的使命上,把大学事务放在不同的优先位置,就此达成共识,确保在特殊情况下我们可以做一些事情,同时也有一些项目可以实现,没有所谓的“僵硬的约束”。二是比较灵活的就业机制和补偿机制也是应有的。第四,我们国家的大学应该认识到,虽然经常出现在市场上的风险和损失令人印象深刻,但大学不应该停止这样做。大学能够(或者应该)在市场上做点什么,但是不能害怕市场风险,大学的勇气和智慧应该掩盖市场的大胆和智慧。中国大学在市场经济中资源动员的历史不长(虽然是成熟和完善的市场经济),但这是一个重要的方向。中国高校要在现代市场经济中继续走多渠道筹资和资金运作的道路。在这个过程中,大学要学会规避和控制市场风险。这也应该是大学“开放”的要求。第五,中国应该是一个负责任的大国。中国的大学不应该缺乏合作和伙伴关系的意识。为了应对全球危机,应该有全球合作来共同应对。在危机时期,中国高校也应加强国际合作,承担国际责任,与国际合作伙伴和同事共同努力,做出应有的贡献。最后,大学管理者应该清醒地认识到自信和自信的重要性,在危机时刻有信心,在自己的管理领域和相关学术领域建立和建立信心是很重要的。作为一个事业单位,大学也需要及时向广大公众传递信念和信心,在社会统一进程中腾出一只火炬,作为合格的打手。总而言之,面对金融危机,当代中国研究型大学的核心任务是什么?我认为,要继续深化改革,提高科研教学质量,不断提升自身的“核心竞争力”。作为公立研究型大学,我认为我们目前的使命和使命是足够清晰的。愿我们携手合作,共同完成这些任务和任务,共同为中国乃至世界的高等教育创造辉煌的未来。
(作者是北京大学中国科学院院长,根据北京论坛上的整理说明)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