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张信威:在国图能得到精神的净化

  张新伟:在国家地图上可以得到净化的精神

  【科学时报中华报道】中国工程院院士,北京应用物理与计算数学研究所研究员张新伟的办公室,首先看到的是四大书架,但它不是一本整齐地放在书架上的书,但它是一本由复制材料制成的小册子,其中一些材料已经发黄,而另外一些材料还是比较新的,在每个脊柱位置,他用一个标记整齐地写下了材料的名称和编号,以便他可以轻松地访问它作为一本书,其中大部分来自中国国家图书馆的外文书籍或杂志,从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张新伟在国家图书馆开始大量复制信息,到现在为止,信息有超过10万页。 “当时原来的外文书都很贵,所以都变成了罕见的。”张新伟说:“看书的时候,我们发现国内只有一本书,一般在国家地图上,如果有两本,还有一个国外的看法,在图书馆也可能是其他一些相关专业研究单位的其他研究单位,所以我们先来看一下国家图表。 “
在国家图书馆看到原始书籍或学术期刊登记时,他们自然会自行复制部分参考价值。书架上的所有信息都是在张新伟院士完成装订完成后,他打开办公桌抽屉,针,线,锥......装订工具一应俱全。“有一种观点认为,电脑容量非常大,信息存储在电脑上就行了,根本不需要复制信息,但是我太老了,看电脑很久都受不了眼睛。所以我认为复印信息比较好张新伟说:“复制资料中有类似的内容,相关的文章,我可以借鉴的所有书籍都是自己绑定的,绑定后的优点之一是我可以对此发表评论。“例如,在书中或文献中有一些实验,有时候他们是经过测试的。他将在上面的比较中写下他的一些实验结果。而且注释的内容,他会有一个非常深刻的印象,“这有一个形象般的形象,在哪里注释,数据在哪里,我可以想到它,发现看到的,而且信息也容易获得,这样老了,有时候20年前见过什么,有什么感受还记得。“张新伟说。张新伟的书架随手取出一本泛黄的小册子,这是十多年前在一本书手册中原本抄袭的国家地图,里面有各种气体的热力学性质图表。他说这本书被抄成三卷,两本在他家,一本在办公室,还需要经常阅读。从第一到第十五,货架上还有一套完整的会议资料,已经积累了15年。长期积累信息,然后进行分类,这样虽然费时,但对于他的研究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张新伟说:“我不喜欢做短暂而扁平化的问题,喜欢做一些非常重要和非常困难的事情,最后还需要继续研究,比如我现在对一种新型的核反应感兴趣我这个问题已经做了20年了,我们要继续做这样的工作,要看看世界上其他国家解决了什么问题,哪些问题没有解决,我们可以从中学习如果我们不了解国内外的研究进展,研究,就可以做虚拟的工作,所以我们要长期积累,分析,整理信息,这样(国家)图书馆为研究提供有价值的援助,加强放大。“从45分钟到15分钟最早的时候,国家图表没有个人图书证,只有单位做了集体图书证,大家都拿集体借书证借给图书馆书籍。所以经常碰到面前的借书人没有到期,人们借不回来的情况。 “当时我们在研究核武,通常我们不得不经过这个资料先去国内进行普查,国家地图没有去科学院的图书馆,我们也可以去到科技部图书馆或国防科工委的信息,如果这几个地方没有,国家可能找不到。“张新伟说。上个世纪70年代末,曾张新伟出国的地图,双手拎着大量借来的信息,在火车上突然发现钱包被盗 - 这是他唯一的钱包被偷走的。售票员带了他那么多书,我想那些看了这么多书的人大概不会说谎逃票,所以我也不让他买票。张新伟说,八十年代以后,研究人员可以把单位的介绍信带到国家图书馆借一张个人图书证。 “那时候,第一批个人图书证办理了其中一个,其中一个是我,其中一个是我,因为我以前借过集体借书卡借书解放我,其他人可以有更多的机会,我觉得我很幸运,所以我的图书馆借书利用率是非常高的。“平时没有时间上班,星期天休息,张新伟早在国家地图上。 “早在文锦街的老博物馆,门面很小,交了借书单,每个都给一个号码,就像医院里的一个医生一样,等了45分钟就把书拿走了,而且工作人员都很忙几乎所有的远道而来的图书“。张新伟回忆说。上世纪90年代全国图书搬迁到新楼后,图书馆水平提高,效益迅速提高。借用时间从45分钟到15分钟。 “国家地图可能是我国每年365天开放的唯一一家,图书馆和国家地图工作人员工作非常认真,非常有效,阅览室宽敞明亮,这种精明的知识海洋的感觉是难言的。“张新伟说。今年有71岁的张新伟院士,还经常去图书馆,坐着是一天。他说,坐在那里的时候一点也不缺。他除了发现大量的信息和学习新知识之外,还真正感觉到人类的精神也被净化了。 “全国人物提供了一个文化和信息技术情报中心的大平台,在知识分子的头脑中应该是封锁圣洁的。在图书馆的气氛非常好,可以看到这么多人在那里悄悄地阅读,学习,在那里的人是绝对不会想到因为一场精神净化,一场文化洗礼。“张新伟说。 “科学时报”(2009-9-8 A2国内)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