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与其高呼创新,不如打破垄断

  而不是喊创新,最好是打破垄断

  科技日报\\ 2010年3月26日星期五
李霞
最受欢迎的当代汉语词汇,无论选择什么标准,都必须有“创新”这个词。奥地利经济学家熊彼特第一次从经济角度系统地讨论了创新的概念,世界各国都非常重视创新。但是,从世界各国创新的定位来看,中国这样的国家没有把创新活动全面提升到国家层面。于是,我不禁想到一个问题:创新到底是谁的行为呢?换句话说,谁是真正的创新主体?毫无疑问,在市场经济和社会中,创新的主体应该是企业和个人,如果我们更深入地看待这个问题,另一个问题就会揭晓:创新,最终是一种本能的行为,还是一种行为体系?原来,创新是人类本能的行为。用创新解决生活中遇到的许多问题,满足各种好奇心,这种本能创新活动最重要的特点是自发,零碎,不可控,缺点是规模小,缺乏创新动力和不可持续性。在市场经济和社会中,内在的创新活动已经不能适应全社会的需要,加上市场经济和社会的黄金原则,“追求”效益的同化“的刚性要求,这一次从本能层面上的创新系统层面的转变。通过正式的制度安排,为创新的发展提供了更强有力的支持,使创新在专利制度的出现等制度保障下得到了持续的行为。当各种企业出现时,按照市场经济的原则,为了最大限度地发挥自身的利益,有意将创新作为企业生存的命脉。在这一点上,政府的作用是建立成熟的市场经济规则,为创新提供制度保障,而不是取代从事创新的企业和个人,这是至关重要的。相反,目前的专业实践西方发达国家基本上遵循这一原则:完善市场经济的公平原则,使创新活动能够生存,维护知识产权制度,保护竞争机制的有效运行。制度安排:一方面是大力推动创新,而整个社会创新乏力,为什么这种荒谬的局面呢?所有的中国人都失去了本能吗?显然情况并非如此。作为个人,华人社区不乏创新。只有这种创新已经不能满足整个社会的需求。但作为创新的主体,在中国异常的市场经济条件下,创新动力严重不足。当前的创新活动是一种投资和风险行为,但不完善的市场经济不能为高度创新活动提供有效保护,使创新成为企业非常不经济的活动。在这样的背景下,其风险承担的创新,还是不如寻租,企业愿意创新?国内市场垄断程度异常高,导致这些垄断者凭借自身的特殊地位,可以悠闲地享受到哪里有创新的动力?基于这样的理解:创新是本能与系统之间的一种干预行为。任何极端的选择都不利于提高整体的社会创新能力。国家在创新中的作用不是取代企业的创新实施,而是为企业创新提供制度保障,打破严重阻碍创新的垄断,建立健全的市场经济。国家在保护垄断的同时,又一次嘶哑地创造性地吹嘘是荒谬的。让上帝为凯撒的凯撒
(作者:上海交通大学科学哲学系历史)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