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对朱清时院士非实体论的不同看法

  对朱青石院士非实体论的不同看法

  今年早些时候,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原校长,中国科学院朱青时院士发表了“物理学中的禅宗”的演讲。朱院士在讲话中提出了如下结论:(1)事物不能被视为一个确定的实体; (2)我们的世界是由关系而不是绝对的物质实体组成的。上述结论给朱院士,笔者也提到了非实体论。在仔细阅读演讲中的所有发言之后,朱元时所提出的论点都有不确定性,论证的逻辑也不严谨。因此,作者有一个完全不同的观点,即他的非实质性结论不一定是建立在1,朱煜基运动的相对论效应说:由于物质和能量可以相互转化,能量不是“实体“,材料不能再被视为一个实体。这个论点的问题是:(1)能量通常被认为是物质的状态量。也就是说,能量是物质状态量的一种度量。无论能量和能量是由人类作为物质的数量来衡量的,确实是非“实体”,而能量测量本身的对象本身并不是非“实体”! (2)能源虽然不是“实体”,但能量和物质是不一样的概念,而内部的字母表示不同。如何直接说这种物质不是非实体的“实体”? 2.据朱院士介绍:由于尚未发现一个单一的夸克,所以对粒子学家的一个解释是,夸克极其不稳定,粒子极短。为什么绝大多数基本粒子如此短命?如何理解我们的物质世界就建立在这些稍纵即逝的“砖块”上?他接着说,在超弦理论中,构成物质世界的基本单位是宇宙弦的各种可能的振动状态,而不是宇宙弦本身,正如构成交响乐的基本单位是每一个音符是在仪器上发射的,而不是仪器本身,构成客观世界的砖的基本粒子现在是宇宙弦的“音符”,所以如果宇宙被看作是宇宙弦的海洋,基本粒子像水一样,它们不断的产生,不断的湮灭。我们的现实世界实际上是一个宇宙弦的宏伟交响乐!朱院士上面的问题是:(1)这是夸克禁闭是否是最终肯定结论的不稳定结论?普朗克的弦长是否已被证实?显然这是无法确定的,以一个不可确定的命题作为论点,这个论证必然会成立吗?(2)即使超弦理论的这些陈述是正确的,理论上,宇宙弦的所有可能的振动状态都是粒子的特征量,而不是粒子本身的实际存在,粒子的特性在理论上表达存在存在粒子真实身份的存在吗? (3)事实上,夸克和超弦都是现代物理学坚持科学的原子理论概念的产物,现代物理理论本身就把它们视为最基本的物质实体和它们的粒子组成,自然,它应该是3,朱元世说:事物不是孤立的,由实体的固有性质,而是各种原因产生的潜在原因,表演的结局,所以自然界的事实,可以用真实的关系来取代绝对的物质实体。例如,他表示,例如,当我们看到一盏红灯时,正是由于眼睛刚刚打开的光波长的“第一性质”,它是无色的,失明的,看起来方向正确,没有障碍等。由“边缘”聚合形成的“关系参数”产生。因为这种关系的参数如果没有它们就不可能消除,所以“看红灯”就没有“果”,红色的东西就是现实的关系,而不是绝对的物质实体。例如,他说苹果种子有一个“原因”,还有土壤,水,阳光,温度,肥料等的“命运”,只有当“原因”与这些“边缘”匹配时,结合和谐,就能生出这种“果”。因此,朱院士认为,所谓的“关系”,“边缘”,“关系现实主义”实际上与佛教起源的基本思想是一致的,21世纪初,弦乐理论理论真正进入禅宗空禅的起源,并在演讲中终于无限感慨地说:“科学家爬上山顶,佛教大师们已经在这里等了很久了!”以下三点也特别说明: (1)尊重自然科学与佛教相结合的探索,但这只是自然科学探索的众多选择之一;(2)这个结论个人认为是正确的;(3)朱玉above以上的“事业“包括一些”边缘“的形成,与物质的客观存在是分不开的,正如原子光谱不可能与原子的客观存在一样,任何东西只能由客观存在构成,存在,与现实的关系的东西,永远不会出现。所以事物之间的关系是真实的,并不是说大自然的客观存在不具有真实的东西,事实上的关系实际上决不是物质的非实体的结论。这与原子光谱的形成一样正确,但这并不意味着原子不是真实的,也不能提供原子是非物理原子的证据。 4,在对现代物理学理论的探索中,物质非实体理论从量子物理学的波浪随机性和不确定性原理出发,这是哥本哈根学派的传统观念。为什么在物质波是随机的,微观量子力学为什么共轭不确定的量,这些现代物理理论并不了解,实际上无非就是量子力学的一个数学公式,现代物理学是理论探索他们总是基于物质波的随机性和不确定性,也成为现代物理学探索的起点。现代物理理论的探索以我们尚未理解的数学表达为出发点,认为物质涨落原理和不确定性原理是物质世界的普遍规律。这不可避免地埋没于现代物理学的探索之中,从而导致主观的猜想,导致物质世界的非物质性,从根本上反对经验事实。以下简单的证明可以用来证明不确定性的原理一般不被建立。先决条件:假设不确定性原则一般建立。推论:根据不确定性原理,自然界中所有的能量物体都存在。能量越大,动​​量越大,可扩展性空间越小。事实:无论是原子还是宏观可观的客观存在的东西,其能量越大,动​​量越大,自身的可扩展空间面积越小。结论:结果逻辑的前提是完全错误的,所以原则上不确定性的前提一般是不正确的。超弦普朗克时空尺度是通过测量不确定度得到的,不确定性原理没有建立,我们没有理由确认10维超弦必定是真实的。事实上,在现实世界中,我们找不到超弦10维时空的任何证据。在实验中未发现由超弦振动形成的数以万计的颗粒。理论家10维超弦振动中拉盖尔函数的具体形式根本不能写......所有这些都说明了一个基本问题:我们应该严肃质疑超弦的真实性。尽管笔者不同意朱院士的非实体论,但他毅然离开了中科院院所所谓的“科学界”,严格遵守传统的科学观念。他敢于汇集自然科学与佛教相结合的创新探索精神。这表示深深的尊重!点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