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李政道:祖国现在缺少一个成功的榜样_0

  李正道:祖国现在没有成功的例子

  6月11日下午,中国科学技术研究中心四层接待大厅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李正道博士接受“科学新闻”杂志专访,就大学教育,中国科学研究。多年来,李正道一直关心中国的科技发展,积极提出重视科技人才培养和基础科学研究,例如敦促中美两国推广高能物理合作,提出并协助北京电子正负电子对撞机建设,提出设立自然科学基金,建立了“中美联合招生研究生项目”。建议建立博士后制度成立中国高级科技中心,北京大学,浙江大学现代物理中心等学术机构。随着他们的积蓄,“秦惠军和李正道中国学生实习基金”将成立。在整个采访过程中,李正道继续使用珍贵的“祖国”称号,强烈地感受到了多年来的好感。
与牛津,哈佛大学没有比较
不能只求祖国不符合世界一流大学的最佳标准和理念,问题涉及范围很广,不是简单的几句话回复。 (因为)不同类型的大学义务是不一样的。上海交通大学校长张杰邀请你到上海交大近日做了一个报告,我们从他那里了解到你回国了。您一直关注中国的科学发展,国内科学发展迅速,科学政策也出现了许多问题。比如现在国家创建一流大学的声音也提到很响,也做了很多人才规划。李正道:世界上有很多顶尖大学,如剑桥,牛津,哈佛,斯坦福,哥伦比亚等。美国大学实际上有两种不同的制度,一种是私立大学,另一种是国立大学。这两种类型的大学是互补的。最好的私立大学有自己强大的资金,优秀的学生,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报名,而州立大学招生是面向大众的,标准是宽松的。中国的大学应该与美国州立大学的制度相比,两者都有义务招收学生。
科学新闻:你是什么意思,加州大学我们有更多的参考价值,而不是哈佛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MIT)。李:哈佛和麻省理工是私立大学,私立大学大小不一,比如加州理工学院很小,麻省理工很棒。 ,我国的祖国大学应该和世界比起来,我觉得我应该和美国的国立大学比较一下,这些大学的重点不在于选择精英,因为精英在人口基数中所占的比例很小。 br>科学新闻:目前清华大学等高校有意向班比赛李正道:世界一流大学有不同类型,例如加州大学制度,由几个相对独立的校区组成,是一流的,但并不是所有的UCSB校园都是世界一流的。我觉得以牛津,哈佛为目的的国家不同的大学,相比之下并不容易。我认为祖国大学的要求也许不能问是否符合世界一流大学的最高标准和理念,它的义务是不一样的,牛津哈佛甚至可以决定不接受学生,为什么
水流向下流动与海水的流动有关系,为什么人才流失与外界环境有关系 - Lee
科学新闻:中国科学的发展和诸多有关李的政策,比如中国的博士后制度。但目前国内的博士后不是特别有吸引力,很多清华大学的本科生都出国了,很多国内的博士生都是前往美国做博士后的。李:为什么海水的流动与水位有关系,为什么人才流失,与外界环境有关系。这是一个类似的事实。水位正确,水流顺畅。但是,我们不能永久封锁水,决不允许水流到外面。不能只是一个现象,我们不得不问为什么会发生,然后决定如何去做。科学新闻:李先生,你知道吗,去年中央组织部专门设立了“人才计划”,那就是从海外引进一批教授级人才。李:(我知道有)不详细。风味。但我认为这是好的(移动)。科学新闻:有一个老话题:研发投入越来越多的国家需要找到更多的人才,但是如何规范引进海外人才与当地人才的矛盾, ,有很多利益冲突,往往导致“请来的女婿离开儿子”这个奇怪的现象。李正道:这很难说(外部人才)带来的很好,他们自己(培训)发展得很好,如何培养一个好的学院,需要多种因素,人才是一个因素,目标是一个,氛围是一个(所以)人才只是其中的一个因素。喜欢栽种好的花园,走出去引种好的品种,但好的品种不一定要在这个园子里生长好,最重要的是要适应当地的社区,这是一个比较关键的点我想介绍一下,无法解决所有的问题,最重要的是sp知识和本土研究的缺陷不能够一起训练。否则(引进人才)就会水土不服。而且,培养出来的人不能太多外界的干扰,干扰太强大以外可能不好。科学新闻:特别是基础研究?李正道:学习是一样的。
科学新闻:这应该是你说的,罚体力推,与富明有什么关系。李正道:这是着名的唐代诗人杜甫。让我们回到种植园的例子,花园里的人太多可能不利于这些植物,但需要阳光和自由的发展,培养园林和培养合格的人才必须尊重自然规律。中国科学需要榜样
国家把科学发展到新的高度,可能还需要相当一段时间,现在缺乏成功的榜样。 >科学新闻:您还提到了芝加哥精英大学的培养模式。但近年来,中国扩大招收研究生。李正道:研究生首先要提炼,最好的研究生培养是需要一对一的教育培训。科学新闻:国家教育部2009年有这样的数据,研究生招生计划47.5万人,其中博士6万人,硕士41.5万人。当然,我们的身体质量和人口有很多关系,而我们李正道:美国,纯粹的研究型人才的物理方面并不多,他们有一个人才是一件好事,一个学术部门可以培养出大约50位纯粹的研究人才科学新闻:在你的博士生导师中有几个学生呢?李正道:我是理论物理的费米学生,但他也有实验的学生。费米和我每周都有半天的时间,因为他有其他重要的事业,所以他有相当一部分博士生。
科学新闻:我知道你的意思,纯科学研究保证质量,现在有些教授培养本科生。我想假设如果你又年轻,不会在国内做类似的事情吗?李老师:每个老师跟同学的方法都不太一样,我熟悉老师和我的风格(带同学),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点。科学新闻:中国推动这些年跨越式发展,科学界有一些浮躁。李:西方也跨越。上个世纪初,德国和英国的精英教育是最好的,现在是美国。德国远好于80年前的牛津和剑桥正在逐渐下降,而二战后的美国却有所增加,目前重点比较美国的人才。但每个事物都有自然的发展规律。祖国是一个新兴国家。与过去相比,这个发展速度很快,很高。祖国科学发展到世界最高水平还需要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一些最成功的例子现在还在失踪,尤其是在这个非常早期的阶段。祖国的初始阶段,需要时间来树立榜样。如园艺,就是要有一个过程,不要急于,树苗的帮忙或匆忙,也许没有用处。 >歧视自己的人不可以
科学新闻:中国在许多场合的公民身份爱国主义似乎是有因果关系的,现在很多着名的教授都要回国求学,但他们经常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比如清华大学早期的普林斯顿大学教授石东昌,全职回国后的国籍。李正道:刚刚b由于他的美国身份,质疑他是否爱国?科学新闻:当然也是因为他的高薪。李:如果他不是中国人,会怎么样?比如你想让外国人做一个比赛项目(运动队)教练,比如黑色教练,人们有没有意见?去年,祖国在奥运筹备期间高薪聘请了很多外国人。结果,祖国获得了许多金牌。人们很高兴,那么你不能质疑外国人来这里干什么?高薪没有外国人来中国没有评论,但中国人到那里来说呢?许多外籍教授和教练可以高薪,高薪不是中国人无法做到的,我想我们应该问这个问题。科学新闻:只要我们帮助民族科学的发展,爱上这个国家。李正道:既然是中国人,不是外国人,回到这个问题的科学研究上,也可能是一种歧视。本身并不是最好的方式,但至少在毛主席时候是可以接受的,但是“四人帮”不能刁难。
科学新闻:您是否担心大学教育,科大青年班是您主动建立的。李:时代变了,科大青年班的成立是由于那个时代的要求。那是1974年,那时祖国的大学教育几乎没有了,当时我认为当时做提案的方式可以被最高领导人接受,建议少年班这样做。本身不是最好的办法,但至少可以被毛主席接受,而四人帮也不能刁难1974年5月我和我的妻子慧慧第二次访问了中国,我们深刻地看到, “文化大革命”给祖国带来了危机,其中最大的危机是大学教育,几乎所有的人才培训都停止了,在上海参观了芭蕾舞学校之后,我到北京后写了一个“培养精英科学基础的科学工作队“,并通过周总理提交给毛主席,针对当时的政治形势,我的提议很窄,为的是更容易接受,请问我们是否可以由于芭蕾年轻演员的招募和培训,13岁左右的少年儿童接受大学培训。可以看出,这个建议的实际目的是打破目前完全忽视培养科学人才和其他人才的局面。这么大的祖国,不可能有一个大学生。科学新闻:你觉得下级下一步该怎么做。现在有一些不同的声音。我一看到大学部分,就明确表示要继续这样做。李政道:1974年,我的想法是尽我所能,让祖国领导人接受一些建议,有效的大学青年教育可以稍微恢复一点,而不是完全中断。然而,三十五年后,祖国的前景却大不相同。大学教育不仅得到了全面的恢复,而且发展迅速,已经引领世界。初中班也克服了科大精心培训的固有困难。所有这些发展都触动了我,激励着我。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