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复旦校长杨玉良-大学和学者都应坚守学术精神和

  复旦大学校长杨玉良:大学和学术界都应该坚持学术精神和学术传统

  自古欧洲大学成立以来,从事学术研究的学者开始解放自己作为贵族的赞助人,逐渐成为专业的研究人员。随着历史进入第一次世界大战和第二次世界大战,学术研究成为国家行为,体现了国家强大的意志。学术研究在20世纪60年代前后有了更大的意义,工商界的参与也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学术研究的社会经济价值的发现。这种深刻的变化反映了学术发展的必然性和社会发展的必要性。然而,寻求学术研究的经济和社会效益已经成为学术机构和研究人员追求的目标之一,造成了各种学术不端行为。尽管学术不端并不令人惊讶,但学术研究专业化的一个严重的负面影响是学术和学术传统的解构。到目前为止,学者不仅可以获得荣誉和金钱,还可以获得官职,也可以为学术机构带来荣誉和兴趣。在这样的情况下,学术成果与学术机构和学者的利益形成了复杂紧密的关系,形成了各种形式的学术不端行为的温床。特别是当个人利益和学术机构与利益关系过于紧密的时候,学术机构也会揭露掩盖学术不端行为的丑闻,因为涉及到这个问题的所有各方都意识到了这种新闻的破坏性媒体效应。这种杀伤力来源于公众对学术研究,学术机构和学者的神圣和纯洁的高度期望,回顾牛顿和莱布尼茨在中期发现(和剽窃的存在)权利的争论十九世纪英国皇家学会乃至王室也卷入纠纷,至今还没有完全平息,进入现代以后,我们看到许多学术不端的纠纷往往会变成国家纠纷,外交事件和国家元首也必须亲自派遣,相反,目前我国学术不端行为模式的再次出现还有另外一个原因,一是当然缺乏自我意识,作为公共知识分子的身份的学者,忘记公共利益作为公共知识分子的代表,以及坚持普世价值理想n民族文化和人类文明。另外,媒体对学术研究本身的报道也放了很多不切实际的光环,给学术研究带来了人为的谜团,但缺乏学术精神和严谨性。这种媒体广告式的媒体报道,往往难以通过学习领域稍有不同的专家来理解,而且经常误导公众,实际上为学术机构和个人赢得了一些实际利益。这种做法的隐藏力量之一,是多年来普遍存在的学术评估,评估和审查制度,其危害性必须高度重视。更有趣的是,大学自己的一些高校也热衷于向新闻界发布大学排名的新闻,甚至量化我们的大学和世界一流大学的距离,更大的问题是这种娱乐闹剧往往是我们自己的大学,自主,自强,大学和教师的主动和半活跃的合作,当这样一场闹剧在相应的制度保证下引导时,它有一套繁琐的评价标准,严格的操作程序,量化的计算方法等等,这很像“文革”期间农​​村大寨风格评估和评估措施,对懒惰有一定影响,但这看似准确方法遏制了学术研究的灵魂,造成了诸多学术泡沫甚至大量的学术泡沫,邪恶的学问。在这个非科学的考核评价体系中,大学很有可能成为大学排名中的一所大学,一流的大学变成了规范化,数字化的一流大学。虽然发表这样的图表有时候是相当活跃的消息,但是我们必须记住,大学应该仰望星星,思考未来。他们需要更冷静和安静。因此,我们的大学及其学者不应该在这些问题上追求这种媒体效应。令人担忧的是,与评估相对应的大学排名,评估方法正在成为一种体系,演变成一种学术考试制度。该系统还将数学和过渡时期的学术成果与各种实际利益联系起来。它不仅使学术道德和学术精神得到消解,而且使创造力枯竭,也产生了许多无原则的学术霸道和官僚学者。因此,废除不符合科学精神和学术传统的学术评价与评价制度,可能对净化学术空气起到重要作用。复旦大学,我们专注于这项工作。与此有关的另一个问题是,许多大学聘请了一些学术界的大名,提高学术声誉,并在一些评估数字表现更好。有时这种外观确实可以为用人单位获得一些实际的好处,但是这一举措在一定程度上扭曲了国家资源的配置。有些考生也是为了自己的个人兴趣,不管自己的时间和精力在兼职。这种不健康兼职工作的发生,或多或少受到评估,考核和考核制度的影响。最后,招聘者和雇主往往会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使学术氛围中毒。因此,杜绝有名无实,有工作,有工作的人士,对阻止学术不正之风,可起到积极的作用。总之,作为一个学术机构及其学者,坚持学术,学术和学术传统是至关重要的。只有坚持改革不良学术制度,消除世俗利益链条上的学术,个人和学术机构的附加加强链条,才能最大限度地避免各种学术不端行为。因此,包括媒体在内的所有学术机构,学术管理机构,学者都应该为此而努力。 (复旦大学中国科学院院士杨玉良)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