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分类学研究岌岌可危 中国策划大规模项目拯救濒

  分类研究岌岌可危中国计划大规模拯救濒危学科

  由于发现了数十万个尚未识别的标本,还有更多的标本被发现,中国希望支持自己的分类学家,以防止这一关键技术的流失。北京师范大学教授每周18课,生物课分类理论课。当然,这不仅是因为他热衷于分类学,而且因为他是北京师范大学唯一有资格讲这门课的教授。 “我真的很累,”刘全儒说。他非常沮丧,只有少数学生毕业于分类专业。刘全儒和有关教授都认为,残酷的现实会对中国的生物多样性资源保护造成严重的不良后果。 “如果人们不知道他们在学什么,怎么识别?”北大自然保护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卢志如说。中国自然科学基金会(NSFC)生命科学部前主任洪德源说:“到目前为止,我们还不能确定中国有多少种植物,或者有多少植物面临灭绝。”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位于北京的植物标本超过200万个,但至少有20%的植物标本尚未确定。动物标本也面临同样的困境。北京国家动物博物馆馆长乔xia夏说:“退休的时候,图书馆里没有人可以学习像白蚁和猫一样具有重要经济意义的动物。世界范围内的分类学研究正在下降。在中国,虽然形势不容乐观,但对生物分类群体日益萎缩的强烈支持。也就是说,中国自然科学基金会主任陈一宇也是分类学和生物地理学的分类学家。 2002年,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作为中国基础研究资助机构,建立了植物经典分类基金,每年投入300万元资助选定的分类学家。但陈义瑜承认,这些研究经费还远远不够。他说:“如果从事分类的年轻人越来越少,就会产生巨大的负面影响。”为避免中国分类学的逐渐消亡,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与中国科学院合作开展了两项为期四年的与分子生物学更好地结合的项目,并将于2010年启动。中国的分类学并不总是处于危险之中。直到上个世纪80年代末,分类学一直是许多中国植物学家关注的焦点。第一版“中国植物志”由312位植物分类学家撰写。 “这个版本是1959年出版的,”中国植物志最新版副主编洪德元说。多年来,很多人在生物分类领域已经失传。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副主任孙杭说:“我们这一代分类学家中的许多科学家都转向其他研究方向而没有分类学。他的研究兴趣包括植物分类学和地理学。孙杭等分类学家对中国科学研究领域的评价体系不满意,但正是这个体系决定了科学家的称号和资金的分配。主要衡量在科学引文索引中发表的论文数量,引用论文的数量。陈一宇也承认评价制度是不公平的。陈义瑜说:“分类论文很难在高级期刊上发表。他主张评估分类学家的一套不同的标准。中国有些单位已经开始尝试了。例如,据乔哥夏介绍,国立动物博物馆是以分类学家为基础,确定和处理样品的专业水平进行评估。此外,中国科学院洪德元植物研究所建立了经典的分类研究小组,是根据会员发表的文章和专着的质量进行评估,而不是影响因子。然而,从孙的观点来看,特殊的评价体系在这个领域依然存在,但由于不能帮助分类学家获得国家级资助或优先考虑竞争,长期以来一直没有得到长足的发展。“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经典分类学基金解决了分类学的迫切需求,并将在可预见的未来发挥作用,“陈义余说,他也希望大学能增加分类学课程。陈毅瑜建议,为了加强团队,分类学家必须将触角伸向分子生物学领域。他以自己的学生为例: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武汉)分类学家何顺平也是水生植物标本馆的馆长。何顺平利用DNA条形码技术(物种特异性DNA线粒体序列)来确定鱼的种类。他并没有抱怨像他这个年龄段的许多科学家那样的资金问题:基于DNA的分类法为他赢得了广泛的海外合作网络和稳定的研究经费。他的成功惹恼了一些古典分类学家。刘泉如说:“用DNA鉴定物种带来了一些问题,他说使用古典分类学方法鉴定物种是更可靠的。但陈义禹认为,目前中国的经典分类学应该继续向前发展,“分类学家只是简单地确定物种的时代已经结束了,”孙先生说,我们需要的是一个大规模的项目计划,分类学,就像曼哈顿计划一样,依靠分类学家可以合作开发下一代分类学家,“中央政府正在计划的一个选择,可能是对中国生物多样性的全面调查”,北京大学卢志,这个多年的项目需要一个庞大的分类学家队伍,可能需要分子生物学专家的合作,这将为分类学领域的复兴带来希望,孙杭说,“分类学将再次成为中国的主角”。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