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从新时代 “实事”出发 “求”大学育人之“是”

  从新时期“实事求是”到“求大学生”“教育”

  龚克:天津大学校长。 1955年6月生,湖南湘潭人。 1978年3月在北京理工大学(现北京理工大学)学习。 1986年12月获得奥地利格拉茨技术大学电子电气通信与无线电通信专业博士学位。回国后,在清华大学电子系从事博士后研究工作。 1999年,任清华大学副校长,兼任科技部主任,2004年任信息研究院院长。作为中国历史上第一所现代化大学,天津大学已经走了通过114年的历史,百余年的学校历史赋予了其独特的文化背景和办学特色。在新的历史时期,面对高等教育的新发展,高校自身的变化是不可避免的。采访中,天津大学校长龚珂就新形势下高校发展的若干思路发表了看法。 “科学时报”:天津大学已经有了百年的历史,也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文化和气质,你觉得这个什么是核心文化?龚克:我认为应该是天津大学秉承“求实”的座右铭,留给我们宝贵的精神财富。格言应该是学校的灵魂。目前学校的格言也很有声有色,但总是给人一种“时髦”的肤浅感。大校座右铭,简明扼要,是上世纪初赵天林院长总结了20年来在北韩办学的经验所做出的。作为当代中国高等教育的创办学校,“实事求是”不仅从当时的“实事求是”中总结了北洋大学的历史,而且还认真地揭示了“教育和教育中国现代大学”的“学院“,学校始终立足于”真实“的发展变化,追求”是“的历史使命,教育教育人。在过去的一个多世纪里,我们学校的座右铭从来没有改变过。我们的精神从未改变,未来也不会改变。否则,放弃学校百年的“灵魂”将被抛弃。
“科学时报”:与“现实”相对应:大部分学生大多给出“实际”的感觉,这是否反映了你的教育理念?龚克:务实,扎实,务实,确实是天津大学的文化取向。 “实事求是”首先要讲“现实”。从现实出发,做诚实人,做正直事,可以说没有这个词,“实事求是”是没有道理的。但是,“真”是出发点,“是”是目的。 “是”是真,善,美,理想,正确的方向。如何从现实“真”的目的中实现“是”的理想?我们需要“求”,“求”探索和创新。有人说我们的校训太“现实”,缺乏创新。这是错误的。没有创新,为什么“求真”?实事求是是应该而且应该包含创新精神的。如果坚持“实事求是”的原则,坚持现状即保持“实”字,“求是”,这完全违背了“ “实事求是”。至于我的教育哲学,我也在学习探索,但我认为教育哲学的探索和形成也应该是一个“实事求是”的过程,就是要立足于世界的发展,国家的发展和“真正的”学校发展探索“求”教育和教育的当天“是”。
“科学时报”:您是否认为“实事求是”的精神在大的具体表现?龚可:几百年来,一代又一代的师生秉承了“校本实事求是”的校训教学法,久而久之又积淀了我们学校“严谨治学”的校风。正是由于这样的校训和校风,决定在天津大学文化取向上做事。在天达,很多事情都不需要讨论。每个人自然而然地以务实,严谨和严谨的方式行事。我认为这是学校文化。天大的“实事求是”和严谨的学问已经脱离了具体的规章制度,成为一种文化力量,也成为学校内部的文化和师生的共同追求。学校强调轻松宽容,天津大学强调“严谨严谨”,这已成为全校文化特色,这与清华大学“行不如言”的校风和“严”的修辞大学的教学原则是“严谨的学问,严格的教学要求”,被称为“双严”,我称之为“严格严格”。“粗教育,老师的懒惰”严师可以成为徒弟,重点是“高徒”。所以“严”并不严格,而是“高”而严,因为追求高质量,必须是高标准的。这不是为了杀害学生,而是为了使学校的教学和科研工作各方面达到高标准。经营学校百年的学校,这是“是”。 “科学时报”:普遍的印象是,天津大学一直是这么一个以工程为导向的综合性院校。但近年来,天大提出了“全面”的发展方向。作为一个拥有百年工程发展历史的精英名校,你如何看待“做出改变”?龚可:实际上,早在七十年代后期,天津大学就提出了“全面”的心态。上个世纪90年代初,天大大学校长吴永石明确提出并深入探讨了“综合性,研究性,开放性”办学的方向和目标。中国有这样一个观点,就是看世界顶级大学,大多数(如果不是全部)大学都是综合性大学。如果我们要把世界一流大学作为自己的发展目标,就要全面做好大学的建设。毫无疑问,这种观点是基于事实的,但重点是在学校的“层面”。在我看来,对于综合性问题,我们应该根据李树森,吴永实的思想,对“教育人”作更深层次的解释。古典“大学”是专注于人的素质和所谓“明德新民完美就是这样的成就”。但随着工业时代的到来和产业分工的发展,对专业人才的需求也越来越激烈。以专业化为主要特征的现代高等教育越来越受到“现代化”(实际上是“工业化”)的发展。当工业革命取代农业生产,成为社会最重要的核心产业时,社会各部门的工业部门将服务于工业化。这种服务的日益专业化将不可避免地导致整个学科体系特征的崩溃。尽管20世纪50年代我国高等教育的专业化有些“过度”,但是它有着深刻的历史必然性和必然性。虽然教育要适应社会发展,但对人的发展更为重要。由于社会毕竟是人类社会,社会发展最终必须走向有利于人的自由,全面的发展。就“专业化”而言,工业化已经越来越细化了。但以信息化为代表的科学技术革命已经改变了产业(产业)的面貌,有力地体现了跨学科融合与转型的趋势以及行业趋势的融合与转型。教育将不可避免地要改变。因此,要走向综合交叉学科,着眼于人的全面发展,以适应社会对“后工业化”,“生态文明”和可持续发展的需要。在当前一些发达国家,服务业已经取代了作为现代社会主要产业结构的产业。因此,根据决定上层建筑的经济理论,建立以现代服务业为主的经济基础设施,必然导致整个社会结构的变化。这种发展的趋势也不可避免地要求高等教育为了适应新时代的需要而重新确定发展方向,有人想知道为什么美国等发达国家的学生越来越少地学习工程,其实,只要看看我所了解的这些国家的产业结构。我国也将走向这样一个发展阶段。在过去的一段时间,中国高等教育的综合发展出现了很大的变化。我认为,虽然有许多突出的地方,甚至是不可避免的错误和不足,但我认为在综合性转型的大方向上,应该肯定过度专业化的学校结构。这不仅是过去“过分专业化”的问题,而且是不可避免的历史发展。这可以说是中国大学重要的“求”实践。当然,我们应该密切关注许多批评。特别是要避免盲目忽视特色的偏差,不能一味地“恢复”按行业,按产品或“工作站”来建设专业性产业。 “科学时报”:但是还有一个工业化的社会还在发展,还需要专业的工程教育,这是你怎么看的?龚可:是的。当前的世界仍然是一个整体工业化的时代。中国的工业化还没有完成,这个阶段是不可逾越的,目前中国的高等教育还是要把自己定位为“专家”。同时,要认识到科技革命的发展和深化。中国的工业化必然要与信息化结合起来,产业转型已经在发达地区出现,并在迅速发展,全面协调的可持续发展对人才需求质量提出了新的思路,因此,要改革适应时代要求的工程教育,拓宽专业发展新专业就是这样的一个要求,素质教育的实施就是这样一种需求,以信息化为例,是一种渗透各种技术变化的技术变革不局限于传统意义上的电子信息产业等产业部门的技术创新,而是突破了现有的学科和产业界限,导致各传统产业部门以及农业,军事等领域制造业,航空航天,冶金,建筑,电力能源,交通运输,矿山等现代服务业。这种变化必须体现在教育上,引发传统职业教育的变革。 “科学时报”:近年来,天津大学非常重视学生的美术教育,是否来自这样的考虑?龚珂:冯·卡门有一句名言:“科学家研究现有的世界,工程师创造世界没有”。也就是说,世界的未来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现在的培训“工程师”。所以我们培养的工程师必须追求“真善美”。要有历史责任,社会责任感,和谐个性,高尚情操。这样的工程师是合格的未来创造者。天大之所以重视艺术教育,正是基于这一教育理念。仅仅依靠技术手段和纯粹的技术观点来培养合格的工程师是不可能的。要把科技素质与文化素质结合起来,大力实施“综合训练”,探索工程训练“是”的新时代实践。
“科学时报”:1895年天津大学学院是一所校本工程,所以如果搞一个全面的,百年纪的学科纪律将如何保留?龚可: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即综合性和特色性的关系。在我看来,这两者在某种意义上是“什么”和“如何”之间的关系。综合性是方向,特色是道路。如天津大学走出一条具有特色的综合发展之路。我的理解是,综合发展的发展不是追求一个完整的学科,而是着眼于学生的全面发展和全面发展,当然需要支持相应的学科结构。就学科发展而言,就像前几年系统工程管理系统成功开发一样,我们可以在Go中采用“粘布”的方式。以系统科学为根本,从工程管理(工程系统)入手,发展成为工商管理(经济系统)和公共管理(社会系统),形成了一个独特的高层管理学科群。基于此,我也在考虑是否有可能把现在的一些“分散的孩子”“粘合”成为一个伟大的学术力量。另外,我们也在思考“一分为二”的做法,不仅要突破一级学科下所有二级学科的壁垒,而且要采取一定的形式,一级学科成为“群体”发展,从而充分发挥学科的紧张局势,更好地支持教学改革和技术创新。归根结底,还是要从现实的伟大的“史实”出发,“寻找”具有特色的综合发展的“好”。天津大学开放与国际化:教育发展的必由之路
“科学时报”:本世纪初,新世纪的目标,包括把天大建设成为本世纪中叶全面,研究型,开放式,国际化的世界一流大学。中间“开放”,“国际化”的表述十分明显。在普通人看来,这两者有一些相似之处,你怎么看待二者的关系呢?龚可:一般来说,“开放”应该有“国际”的含义,但是开放的风格不能具体地显着地反映了教育发展时代的“国际化”特征,作为回应,天地乐无言诗也有文章的讨论,国际化是世界的潮流,不论你愿意或不愿意,经济全球化趋势导致一个日益密切的国际交流是不可阻挡的,中国也已经成为并将一定成为世界市场的一部分,这就要求我们不能轻视自己的国家,我相信这是国内大多数高校的共识。认为更需要考虑的是“开放性”。不久前,天津大学的化学工业在国际认证中获得了很高的评价。但是我们的收获不仅仅是这样的“赞美”,更重要的是思想的交流。当时,外国专家经过系统考察,指出我们的考试“太容易了”。中国大学很少听到这样的评价。他们在解释原因时说,考试的内容都在教材,讲座和练习的范围之内。这是一个封闭的教学和学习系统。没有开放性的问题激发和考察学生的自主学习和创造性运用知识的能力并没有为学生提供自主发展的开放空间,这些话深深地打动了我,经过深思熟虑后,我认为“开放“的教育应该包括开放知识结构,开放学习方式,开放教育思想。”科学时报“:但对于国内高校来说,要实现这样的要求,工功:是的,如果要实行开放式的教学模式,不但教师要求很高,而且对学生的观念也有影响。我们的考试需要有一个开放的内容,需要引导学生思考那些没有结论的问题。这首先使老师难以对答案作出详细的判断。我们不能提炼学生的成就,让学生不能“信服”的问题,如果学习成绩和奖学金等内容一起变得更加敏感,开放教育的实施就面临着“带头,全身动“,现行教育制度不可避免地要有系统地进行改革。”科学时报“:所以您认为要实现开放式教学,我们需要做些什么龚克:我们现在说的是开放,人们依靠实施,所以我们必须用开放的模式来建立教师队伍,以天津大学为例,大部分教师从事工程教育缺乏实践经验和工程实践能力,如果要求学生加强工程实践,与这样的教师进行工程测试显然是不切实际的,在这方面,首先要做的是, o派教师到战略性行业,企业进行公开培训。又如,我们学校最近引进了一个在港口建设方面做了很多实际项目的工程师。如今,在我们学校工作多年的老师已经有很多年了,他们的到来将使学生能够借鉴最现实的实践经验直接打破原有的学术架构,拓宽思路。在我看来,开放的关键是教师要开放。要从一些过去几年形成的错误观念中解放出来,实现深刻的教育改革。适应时代从封闭系统向开放系统的发展是不可避免的。如何从我们的“事实”“开放”,“开放”教育和“开放”的学校,是一个不可回避的话题。点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