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高血压诊疗“新视角” :内分泌性高血压的“元

  高血压诊疗“新视点”:内分泌高血压“罪魁祸首” - 原醛病

  内分泌性高血压“罪魁祸首” - 精彩演讲兼职教授Robert G Dluhy临床中心医院主任女性原发性醛固酮增多
哈佛医学院原发性醛固酮增多症(原发性醛固酮增多症)病例原始话题醛开始多热门话题。原发性醛固酮增多症是一种以低钾血症为特征的高血压,血浆肾素活性降低,血浆和尿醛固酮水平升高的临床综合征。 Dluhy教授指出,随着血压升高,原发性醛症的发病率呈上升趋势,高血压三级病患发生率为13%。另外,阿尔茨海默病持续性高血压的一些研究已经证实,难治性高血压的20%-30%是由原来的醛引起的,更重要的是,根据Paul Milliez的一项研究,Larry Bauwasy医院教授在法国巴黎的一项原发性醛固酮增多症与原发性高血压的比较研究中,与原发性高血压患者相比,阿尔茨海默病患者发生中风的风险较高,以及心血管疾病如心房颤动和心肌梗死,尤其是中风患者风险高达12.9%。 Dluhy教授介绍了醛固酮在肾脏损害和心血管损伤的相关病理生理学中的作用。根据血压正常,高血压,原发性高血压与原发性阿尔茨海默病血管病变的比较,活检结果显示,原发性醛病在纤维组织的血管壁明显多于原发性高血压患者,尤其是纤维化原发性醛症在这种疾病患者中更为常见,这也会导致血压和预后的差异,这一点在动物实验(图1)中同样在血管和心脏病中得到证实,因此醛固酮引起心脏异常以及动脉内膜增厚,系膜组织和平滑肌纤维增生以及心脏组织重塑引起的肾功能
ARB:适用于亚洲降压药
上海华山医院李勇教授,在ESC2009出版的“京都心脏研究”上进行的日本大规模的临床研究中进行了分析评价亚洲人群是高血压血管紧张素受体拮抗剂(ARB)缬沙坦受益人群,缬沙坦为基础的降压治疗可减少亚洲人群的心血管和脑血管事件,具有显着的心血管保护作用,表明缬沙坦是一种“血管性”ARB。
关于3042例日本高血压高血压患者的研究数据显示,血压组与非缬沙坦组相比缬沙坦组相当,但缬沙坦降压治疗的疗效显着降低将心脑血管事件的风险降低45%(见图2),中风风险降低30%,心绞痛风险降低49%,糖尿病风险降低33%。李教授指出,缬沙坦为基础的降压治疗可显着降低心血管事件发生的危险性,联合终点独立于降压作用的好处,也为亚洲脑卒中发病率较高可降低卒中风险的缬沙坦可谓及时帮助。李教授认为,本研究有两个临床意义:一是证实缬沙坦对日本高风险高血压患者具有心血管保护作用,特别是对卒中和心绞痛的防治;其次,这项研究为ARB在亚洲人群中的使用提供了新的证据。微量白蛋白尿提示血管功能障碍
哈佛大学教育研究中心学术主任教授Ajay提出微量白蛋白尿既是肾脏疾病的危险因素,也是心血管危险因素,微量蛋白尿预测血管功能障碍。此外,C反应蛋白(CRP),前脑利钠肽(pro-BNP)率比率(GFR),心血管疾病和心血管疾病等常见危险因素如高血压,糖尿病,高脂血症等。和蛋白尿可以预测心脏和肾功能不全。然而,传统观点认为,肾功能不全患者,则由此产生的微量白蛋白尿可引起慢性肾脏疾病和心脏功能障碍。然而,根据最新发现,微量白蛋白尿应该被独立考虑,因为微量白蛋白尿会引起血管功能障碍,导致慢性肾脏疾病和心脏功能障碍。 Ajay教授强调,微量白蛋白尿水平升高是血管功能障碍的早期指标,表明GFR下降,进一步影响心脏功能,加重血管功能障碍,导致肾脏并发症,这可以说是一个环形互锁的恶性循环。最后,Ajay教授建议保护肾脏,保护肾脏。
根据条件制定李杭教授降压指南北京协和医学院总结了降压药在高血压选择指南和国外出发点(见下表)的报告。李航教授指出,除了2006年的NICE之外,所有高血压指南都强调用药的概念,是根据心血管危险因素,并发症或适应证选择抗高血压药物。此外,对于我们的“高血压指南”,李航教授指出,这五类抗高血压药物中提出的指南以及固定剂量的复方制剂,可以作为最初的抗高血压药物,除了患者个体化条件的选择,抗高血压药物的供应和价格的考虑以及病人在病人所在地区的支付能力,应该与其他发达国家的指导方针区分开来,作为我国的一个显着特点发展中国家的用药指南。 [本文由sjliu于2009-09-28 19:56重新编辑]

  关键词:2009年应用比较学术固定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