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基础研究也应“以终为始”

  基础研究也应该“从头到尾”

  接受记者采访的科学基金会特刊有一次告诉笔者:每年的二月和三月是面试最困难的时候,因为大多数研究人员都在忙着写“书”。在调查了很多记者的意图之后,很多项目经理会说:面试没有问题。然而,最近我们不可能把精力集中在这个问题上,而且我们很忙。到三月底,我们一定会一起工作。 \\ u0026我还曾在一个农业和林业研究所的领域,参与了两个应用项目。虽然科研能力不强,但每年攻关项目少于2个,但单位高度重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的应用。科技部门将组织动员,培训,指导,并认真核对申请表,核实申报情况。项目申请人在二月和三月非常忙碌。这样一个忙碌和焦虑的状态,直到评估结果出来才能解决。不管在不是,心中终于放下了。 \\ u0026科学基金对于基础研究非常重要,项目申请的质量对申请的成功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但是,如果您是刚进入科学研究领域的基础研究人员或年轻人,可以考虑将科学基金项目的申请作为科举考试,以攻关项目为目标,考虑申请作为科举考卷,准备突击袭击,写一本书,在兴奋中,不要沮丧。这是追求失落目标的过程。在管理界,有一句名叫“端到端”的说法,斯蒂芬·柯维在“高效人士的七种习惯:端对端”中将其描述为“端到端”完成了,必须承认方向。这样不但可以让你把握当前的情况,而且在追求目标的过程中不会误入歧途,也不会浪费时间和精力。换句话说,我们不仅要做好事情,还要做正确的事情。如果我们要把基础研究的最终自我领导的原则运用到“做正确的事情”上,那么我们就要强调“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主任陈义煜基础研究的科学问题的两个来源,一再强调:“不能不认真理解。由于基础研究的目的是为了解决基础科学问题,因此有必要分析问题的根源来解决问题。陈义瑜认为,基础研究的科学研究有“两个来源”。一是提出科学发展的问题,二是提出经济社会发展的问题。基础研究发展的动力,既是科学体系自身内在需要的不断扩大和深化,也是从经济和社会需求两方面的“科学推力”和“需求拉动”的“双重推动”发展。无论科学研究的问题在哪里发生,不管是什么样的力量驱动,要真正解决问题,都要依靠科学家自由探索。 \\ u0026在这里,“双重驱动”回答了有关基础科学问题从何而来的问题以及基础研究的目标。 “免费探索”表明解决问题的办法。一个是关于目标,一个是关于如何实现目标。自由探索在科学研究中不是漫无目的和随意的,你想做什么样的研究来研究。所以,我相信在基础研究方面,不但可以,而且应该做到底。对于刚刚走上科学研究之路的年轻人来说,基础研究的“终极”不是一项成功的基金项目申请,而是“科学系统本身不断扩大和深化的内在需求”满足“经济社会发展的需要”。当然,要实现这个目标,离不开科研人员的自由探索。 \\ u0026如果最终的自我管理规则可以应用于基础研究,也许更多的年轻研究人员不会用科举的手段来对待科学基金申请。 (柯克)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