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科研卫星”当休矣

  “研究卫星”休息时进行

  科技日报\\ 2010年9月5日周五5月4日,井冈山大学再次进入“退缩”事件的主角。 3月17日,“水晶报”官方网站官方网站宣布,由于该文件涉及晶体结构的数据存在问题或“替换”原子现象,再次取消了39篇发表的论文。其中,井冈山大学共有20多篇论文。近年来,学术论文和科学研究的数量不能不丰富,但揭露文件欺诈,学术剽窃案件并不奇怪。我不禁想到1958年的科技界。 1958年,食品卫星卫星争相发布的同时,中国科技界也对科研卫星眼花缭乱。新华社在党的三十七岁生日发布消息说:“首都的科学界向党报告了结果,许多研究项目已经超过了英美水平。”其中,中科院应用物理研究所对半导体晶体管的研究成果,是目前世界上功率最大,频率最高的半导体晶体,甚至高于美国的同类产品。这一成就是该研究所在20天内完成的突然袭击,化学研制出了“尼龙9”,但尚未正式在国外生产,同日,中国科学院机关党委召开第二次代表大会,所有研究机构共向大会提交了300多项研究成果,其中25项“超标国际化”,在科研单位同时投入“卫星”的同时,高校“跨越式”的研究,北大声称在半个月内完成了680个科研项目,半个月后北京大学其中科研成果3406项,其中119项达到或超过国际先进水平,属国内首981项。1952年至1956年北京大学共制定科研项目100余项。今年的“胜利”被证明是未来的错觉。这些科学工作者是否集体失去理智?究竟是什么控制了知识分子的理性?勒庞在“乌合之众”中写道:“情报界总是低于孤立的个人......一切依靠群体都接受了什么是自然的提示“由于群体无意识是社会心理和行为的普遍现象,所以很容易理解1958年为什么会发布这么多的科学卫星,同时我们也不得不折磨当前的学术环境,目前流行的观点认为,学术夸张和学术欺诈的重要原因之一是“学术量化考核”,即在学术刊物上发表或发表过多篇论文,而不是学术黄金作为衡量标准,大学和研究机构不仅对量化评估机制进行量化,而且我们的大众传媒也对自身在科研界大力部署卫星,营造科学研究的蓬勃气氛。这些是科学界接受的暗示。在一个蓬勃发展的今天,我们也经常自我反省:这个暗示是否也在我们的血液中来回流动?只有定量评估的科学研究体系和舆论环境的彻底改变,才能真正消除今年的“卫星神话”。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