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西南交大副校长质疑“抄袭门”处理意见 校方回

  西南交通大学副校长质疑“剽窃”处理意见的学校回应

  7月16日,记者报道,西南交大副院长黄青博士论文被确定为抄袭,取消了学校博士学位,拆解硕士导师资格,引起各界强烈反响。 16日下午,黄青在西南交通大学副校长黄青的剽窃之门上发表声明。十六号晚上,针对黄青的发言,西南交大正式作出回应。他还表示,黄清的处理是根据国家,教育部和学校学术委员会,学位评估委员会作出的有关决定。学校负责人指出,学风是高校的生命线,西南交通大学已有113年的办学历史,一直秉承“严谨治学,严要求”的光荣传统,正是由于以往几代大人和成人对“双严”的传统恪守,这使得西南交通大学在交通领域的卓越表现奠定了良好的基础。这位负责人指出,不管是谁,只要学术失当,复制他人的学术成就,学校都会严惩不贷。到情况会退出学位,取消博士学历,如果证实学术腐败,会有更严厉的管理判决处罚。西南交通大学以“中华人民共和国学位条例”,“教育部高等学校学术不端行为处理办法”,“西南交通大学学术委员会”,“西南交通大学学位评定委员会章程” ,“西南交通大学学术伦理学”的有关规定,决定取消黄清管理学博士学位;退休的黄青毕业生家教资格,学校是立足于学校,学校,学术,负责人的态度,严格按照学术审查的程序进行,学校学术委员会充分尊重当事人的申诉权和投诉权,认真履行学术委员会的职责,严格遵循处理学术问题的程序学校研究生院组织管理科学专家采用隐瞒作者姓名和专家匿名评审的方法,判断报告文章是否存在学术不端行为是公平客观的。后来,学校学术委员会还邀请国内外同行专家再次报道涉嫌抄袭的论文。经过一年多的细致周到的工作,根据专家评估和学术伦理委员会建议的基本事实,在学院学术委员会召开的全体会议上,通过咨询专家评审意见,评审双方汇报了材料,提交了材料,听取了双方的陈述和辩护程序,并对黄青学术不端行为的性质进行了表决。结论是,黄青剽窃第四章的事实是真实的。学校学术委员会召开全体会议,通过专家评议意见,审查当事人的指责,代表材料,听取当事人的陈述,辩护等程序,由伦理委员会对黄青学术委员会进行投票并不是学术确认结论的问题。西南交通大学黄庆副校长“剽窃, “声明
我想给我一个真实的第三方声明我是7月15日下午7月西南交通大学宣布撤销我的博士学位和博士学位的处理结果第二,本论文“企业集团研究与铁路企业集团的实证分析”是基于中铁二局和广铁集团的论文应用的重组,举报人对我的工作支持他们的大学没有足够的理由来报告我论文的第四章而不是全文的论文,整个法官之间没有整体的逻辑关系,有几个明显的问题:一,第四(17页)全文(217页)7%,比例有限。其次,本章主要运用当前公认的理论分析论文中应该研究的实际问题。因此,主要运用杨小凯的“经济学原理”相关理论研究企业集团的产权效率问题,如果借用基本理论和基本原则引进抄袭,那么后代的成就就不能适用也没有借用,结果没有价值和意义,间接经验也没有成为经验,人人都只能直接实践,社会才能有所提高;第三,即使这样,杨小凯理论在本章的运用也是完全的与图书专业经济和分工经济中的杨小凯不同。四,按照现行的法律法规,杨晓凯的“经济学原理”是一本教科书,是一门公共知识,根据“着作权法”和“着作权保护试行条例实施细则”的颁布,可以适当引用。三,我质疑处理意见的过程:
1,我的论文定性,按什么标准绘制?什么是抄袭标准? 2,学校在这个过程中没有给我足够的听取机会,7月10日,学校召开学位委员会讨论我的学位等,不但没有让我申辩,我没有,这是缺席。 3,请回顾一下外界专家的学术背景?他们的专业知识是否有资格确定我的命运。第四,鉴于我九年前写的这篇论文的复杂性,我认为这仍然是一个学术争议的问题。我已经正式向上级提出申请,并要求您组织杨小凯先生所在的地区熟悉专业学者,然后确定。第五,我是一个诚实的人,我的工作前途光明,我在学校工作了25年,我很有良知。真诚欢迎我对我论文和作品的客观评价。
西南交通大学黄青
2009年7月16日
贾建民希望保持在学术争议范围内
16,记者联系到黄青假西南交通大学董事长七人组的几位教授,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表示有学校问候,不想对媒体说什么,可以有媒体报道是好东西。记者从一位内部人士处获悉,西南交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贾建民(其中一名实名举报人)目前仍在香港,并了解到该校的决议,但他仍然不愿意面对媒体。16,记者从有关方面得到确切的消息,交大经济管理学院院长黄博士副院长博士论文抄袭是西南航空公司贾建华,贾建民教授是西南交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博士生导师,长江学者讲师,现任香港中文大学市场营销学教授。到了十六号,贾教授还在香港,但是交大发生的事情已经知道了,他昨天晚上还跟朋友抱怨苦他承认自己现在“非常心疼,不想把闹东西的媒体带走”。记者从一位知情人了解到,贾建民是一名海归学者,学术严谨,他来到西南交大后,已经知道净化风格“卡”的博士论文很多。但他不介意这些。 “贾教授的职业生涯是非常强大的......”这位人士介绍说,“他来医院后管理好了很多”。实名剽窃副总裁剽窃案,他一直是公平正派的,但是这个通知他还说,贾现在收到来自世界各地的信给他,使他更加痛心,作为一个学者,他不害怕任何人看着他的文章(没有欺诈),事实更清楚,更为明显的是,大家都希望能把纠纷维持在学术范围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