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新核素合成奥妙无穷

  新的核素合成神秘无限

  正如一位着名的科学家曾经说过的,新核素的合成是核物理和核化学研究的一个巨大领域。随着这个领域的进步,我们一定会大大丰富我们对核素的认识。 1934年,法国物理学家若昂·居里(JoãoCurie)用铝(α)颗粒撞击铝(α)颗粒,为合成新的放射性核素打开了窗帘,成为第一个人造放射性物质。他们赢得了1935年的诺贝尔化学奖。所谓“新物种”是指在实验室中使用人造手段进行生产的人,或者以前没有发现的核。人们综合研究新的放射性核素,以回​​答一些基本的科学问题 - 存在多少种放射性核素,它们如何衰变,生存了多久,哪些性质可以表征它们的稳定性,如何得到它们等等。因此开展新核素的合成研究不仅对于理解物质结构很重要,而且为理解天体演化提供重要的信息,是探索自然界奥秘的重要手段。科学家预测,人们可能会看到超过6000种放射性核素,而近300种物种是稳定的,其余依靠人工合成。到目前为止,科学家已经合成了约3000个新的核素,还有3000多种合成,鉴定和研究的人员。现代物理研究所在研究人员综合研究和反复论证的基础上,于1987年提出了“重(轻)离子与合成新核素衰变性质,研究核结构与形成机理, “该研究项目,于1989年向中国科学院提交了申请”最佳评论主题“的评审通过,成为中国科学院重大科研项目正式批准的项目。在开篇文章开头,他们选择了一个质量大,重量大于170的重中子浓度区作为突破口。该地区新型放射性核素的合成在核衰变研究,核结构,天文学和核物理等领域具有重要的学术意义。打开核素地图,这个区域呈现出很大的差距,一旦突破,可能会有很大的成就。凭借独特的物理思想和技术路线,克服了低产,短寿的难题,先后合成了铒-175(175Er),铪-185等8种新型放射性核素。随后,附近研究所的研究人员不懈努力,在不同核区取得成功,成功合成和鉴定了铈-121(121Ce)。从1987年提出的课题到2001年的超重核合成研究,光海军陆战队研究所附近的亚热带地区的核质地图上的轻质云滴区,轻稀土质子滴线区,重度丰富的中微子区和超重区。世界上首次合成和鉴定了22种新的放射性核素。丰度中子区的β延迟裂变现象最初是通过实验观察到的。对20多种核素的衰变性质进行了研究,使我国新核素的合成与研究不断深入发展,在国际核物理研究前沿领域占有一定的地位。 (记者易荣荣/整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