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上海交大党委书记马德秀代表:产学研“抱团创

  上海交通大学党委书记马德秀代表:生产与研究“抱团创新”,实现技术产业化

  科技日报\\ 2010年3月10日星期三
本报记者钱玮
“产业投资高技术创新,风险和复杂性强系统化,要求参与单位和形成一个目前的“年度”和“单一项目制”产学研相结合的稳定合作关系难以满足这一要求。“在谈到产学研现状时,上海交通大学党委书记马德秀代表那个说。为了证明这一点,她说:离子交换膜是氯碱工业和新能源汽车的核心材料,但其发明者杜邦公司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一直垄断市场。国家组织了长达10年的研究,未能取得突破。后来上海交大与民营企业合作,从实验室研究到工程突破和产业化,打破了外资企业的垄断。 “这个项目之所以失败,是因为一个大项目分成几个单位分别承担了多个子项目,这导致研究机构之间的合作过于松散,我们都害怕投入太多,对此,马德修指出,要从三个方面着力抓好生产,科研合作模式的实现突破:一是要把重点放在高端产业,建立共同关键技术实现“抱团创新”;二要抓住未来科技创新的制高点,针对明天乃至后天的技术难题,政府将给予政策或财政支持,建立企业与大学的联合实体;最后,政府要加大对中小科技的支持力度提高银行信贷,担保和服务体系,支持和保证中小企业能够成为推动产学研合作的新生力量。除合作模式之外,生产,学习和研究的体制机制也存在问题。马德修说,目前,保护产业,高校和科研院所利益的机制还不完善。各类创新实体的责任和权益没有明确规定。分担风险,分享成果,技术,市场和管理的机制不完善,没有法律限制。其次,政府发挥指导和协调作用是不够的。产学研结合没有特殊的推广政策,信息和中介服务体系不完善。政府在产学研一体化资源配置上缺乏明确的方向。特别是在生产,教育,科研和资源配置等一批技术创新和产业技术创新中,“贴牌”现象更为普遍。为此,马德秀建议适时制定中国的“合作促进法”,制定必要的指导方针,规范和约束产学研合作,促进产学研相结合的健康持续发展。研究。(北京时间3月9日电)。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