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学术研究要谨防“两个凡是”

  学术研究提防“两个平凡”

  科技日报\\ 2010年5月21日星期五现在大学和科研机构在论文或其他科学研究的评价中普遍存在着“两个凡是”现象:外国人参加国际会议和外国人的肯定和高度评价论文。所有论文引用外国人的着述和引文都必须是高层次的,不难看出“两个”是严重破坏学术创新的科学评价体系,使我们的学术创新成为学术界的诠释和诠释。其他国家,创新正成为外语的代名词,评估标准和奖励标准已经成为人们学术研究的一个方向。看看“国际会议”,在今天这个时代,有很多“国际会议“,在中国大陆境内外的某个地区或学校举行会议,在邻国或在香港以外的某个地方举行会议,但外国人甚至香港,澳门,中国台湾人,可以称之为“国际会议”。这样的“国际会议”能够在多大程度上代表一个真正的国际标准,很多组织者可以理解。但是,我们的制度很清楚,这样一个“国际会议”可以得到资助,这样一个会议的结果是可以得到承认的。难怪现在有一些外国的机构和人员,想方设法向发展中国家的一些人以钓鱼的名义向“国际会议”发出邀请!看看老外的评价吧。我们说中国走向世界,就是要学习世界上一切先进优秀的文化,听取外国朋友的意见,并从中汲取优点,特别是在国外已经发展了几百年的学科领域但是如果把所有“我们的研究成果都引用外国人”的着作或者引用,就把事情推到了另一边。在自然科学领域,也许更应该听取外国人的意见。因为一方面我们在这些学科中没有或少有文化特征;另一方面,我国在自然科学的某些方面却逊于其他国家。学习,借鉴和交流是科学技术发展的必然要求。然而,在哲学和社会科学的许多领域,这些科学具有强大的文化和社会属性。他们的发展是基于一方面,更多的是基于现实的创造性研究。特别是中国地球上正在发生的事情,这个问题的研究,以及如何找到外国人的现成答案?我们怎样才能用这个奖励和奖励制度和标准呢?在学术研究和创新中,交流是必要的。然而,当无意义的沟通成为评价的标准时,抄袭和抄袭别人的文学变得时髦,使沟通形式化,文学的节选变成简单的体力劳动(看网络)!在他的文章“创新:文化变迁的基础“,荷马G.巴尼特说:”创新是指任何与现有的思想,行动或事物有很大不同的新思想。“如果创新只是依靠某些”国际会议“,引用某种外语“学术引语”,那么不仅让学术屈辱,也会让一些脚踏实地的人变得浮躁,让人不知道他们是什么“。 (赵振宇)(作者:华中科技大学)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